假的长发

这里长发
是个Be狂魔
金钱初心
喜欢爬墙黑三角
Dover,花夫妇,兄贵组吃但基本不产
坚决坚决坚决不吃味音痴,雪兔。
谢谢你们这么美还来关注我
媳妇儿:淮南,上天入地第一美,我要把她宠上天

【米耀】HOW ARE YOU

8月的北京非常炎热,即使入了夜也不见得凉爽。鸟巢里聚集了几万人后,呼出的二氧化碳以及人体辐射的红外线都将这种热意升腾到新的高度,好在中方工作人员思虑还算周全,现场为大家准备了不少中国式折扇。阿尔弗雷德跟随即将卸任的上司来中国观看奥运会,他现在被安排在贵宾区,他左手边不远处就坐着伊万。


伊万和他的前任上司现任二把手虽然给足了王耀面子亲自参会,但因为格鲁吉亚的事在现场露了一会儿脸打了几通电话后便消失了。今年似乎格外与众不同,而这不同并不是让人值得欢兴鼓舞的不同,这种不同表现在频发的天灾人祸上。伊万家从年初就不太平,阿尔弗雷德也好不到哪儿去,他家在金融上出了些问题,债务链条追究下去问题触目惊心,但他和上司还在可笑地粉饰太平,因而外人只能窥见端倪并不确切地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深。王耀家更是祸事连连,才刚从开年的雪灾影响下缓过劲来,五月的地震又震碎了万千家庭的幸福。在举国悲痛,愁云经久不散之下之际,奥运会的召开也就具有了极特别的意义,他们太需要一点喜庆的事来冲淡这上半年的积郁的哀愁和绝望。


五月的那场灾难发生时,阿尔弗雷德给王耀去了电话,客套化地表示了慰问。王耀当时在灾区,匆匆向他道谢后便请求结束通话,他太忙碌了,忙碌到连悲伤都没有时间去感受。阿尔弗雷德挂断电话后,又跟本田菊等人通了话,他们很有默契地提到了国际援助的问题。


蜀地向来是王耀家的军事战略重地。这里四面环山,交通不便,易守难攻。平日里虽偏居一隅如世外桃源不显山露水,但到战争时期便能发挥至关重要的大后方作用,以至于私下有‘蜀亡则国亡’的说法。再者蜀地远离海岸线,山多且高,地形又复杂,不易被卫星监测,因此王耀在此地藏了许多引人遐想的东西。


根据国际法,地震等级高于8级后国际社会可强行进入救援,因此当本田菊以及其他诸国以国际人道主义救援的名义请求入蜀时,王耀没有理由拒绝只有硬着头皮点头。但老狐狸可不是这么轻易就容易着道的人,有传言说老狐狸在一开始故意将地震等级设置为7.6,就是为了争取时间处理他那些秘密,后面才逐渐调整为8级。事实究竟如何,外人也只是猜测,只有老狐狸自己知道他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老狐狸做事一向周全叫人挑不出毛病,本田菊等国的救援队伍来了,他明面上表示了热烈欢迎,甚至不吝让媒体大肆渲染和夸赞这些救援队伍的人道主义精神,俨然一副大家一起入戏才够精彩的势头。


上司给他夫人摇着折扇,夫人冲上司莞尔一笑,两人你侬我侬丝毫不把阿尔弗雷德放在眼里。阿尔弗雷德看他二人一把年纪了还似小年轻一样恩爱甜蜜的模样又觉好笑又觉可爱,甚至感同身受般觉得温馨。正此时,盛会的东道国王耀同他上司终于露面。


这是5月后,阿尔弗雷德第一次见到王耀。他看起来瘦了不少,但精神不错,目不斜视地在人民声势震天的欢呼声中走过半场,眼神明亮如初。


阿尔弗雷德看了看时间,七点五十分,还有十八分钟盛会才开始。他给王耀发了短信,然后不动声色地起身,沉浸在二人世界里的上司和夫人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于是他顺利地离开贵宾区。


他在入场过道上等了一阵,王耀才姗姗来迟。王耀带着礼貌而客气的笑正欲开口询问,阿尔弗雷德就抢在他之前开了口:


“How are you?”


教科书的问答已经成为风靡全中国的段子,阿尔弗雷德身处太平洋彼岸也略有耳闻。在美国几乎没有人会这样问候对方,但是此情此景下阿尔弗雷德突然想这样问他。


王耀愣了一下,随后抿唇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


“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阿尔弗雷德又用了从中国网民那学来的另一句话回答。


















雷曼兄弟申请破产保护后,这场金融危机的严重程度才真正震惊了世人。阿尔弗雷德开始向王耀商量以购买美国国债的方式支持他实施7000亿救市计划。王耀一开始还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阿尔弗雷德彻底扔掉面上的虚伪,龇着獠牙,把两人捆绑在一起后‘我死你也别想好过’的威胁话重复多遍,王耀才装作勉强同意的样子大量购进国债。但末了还是忍不住抱怨阿尔弗雷德:“你这是吸劳动人民的血,你这个挨千刀的黄世仁!”


“我早就向你暗示过了。”


“什么时候?”


“你问我‘and you?’的时候,我说‘你若安好,便是晴天’——意思就是只要你没问题,我也没问题。”


“你大爷的!”


“哎呀,别扯我头发,痛痛痛!话说,我是黄世仁,你是啥?被黄世仁强占的喜儿?”


“喜你妹!总有一天我要做黄世仁!”


“那我做喜儿。”


“呸!想得美!你给我做杨白劳!”


评论 ( 20 )
热度 ( 318 )

© 假的长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