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角】河流(上)

阿尔弗雷德看着眼前挥金如土的女人,即使化了色彩浓重的成熟妆容,穿着紧身的性感小黑裙,娇小单薄的身材和柔和稚嫩的面部轮廓却依然显示出强烈的少女感,像极了那些急于摆脱尴尬青春期的急于展示出女性魅力而偷穿妈妈衣服的女孩一样。将熟未熟却又急不可耐地释放出酸甜香气的果子,对某一类人来说也具有致命的吸引力。阿尔弗雷德以他在风月场上还算丰富的阅历来看,他目前所处的这家赌城里至少有一个排的人对这个青涩地卖弄女性魅力的女孩表示出邪恶的兴趣。

如果陪女孩进入赌城的人是亚瑟,他或许会秉承绅士风度不动声色地为女孩挡下那些不怀好意的目光。如果那个人是伊万,他或许会简单粗暴地用凶狠的眼神或者坚硬的拳头制止那些侵略性十足的眼神。但偏偏女孩选择的人是他,阿尔弗雷德.F.琼斯,一个更像是商人的政客。阿尔弗雷德不认为那些带着情(河蟹)色意味滑向女孩挤出来的事业线或者近乎赤裸的后背的目光会对女孩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他也不认为他有必要在女孩没有受到实质性伤害的时候去保护她,毕竟她对于阿尔弗雷德来说既无血缘关系又无利益捆绑,阿尔弗雷德关心的只是她的利用价值,至于她的私生活,阿尔弗雷德无权也不愿意干预太多。

人群异样的响动由远及近时,阿尔弗雷德接到这些时日来被骑虎难下的边境对峙局势逼得焦头烂额的拉哈尔传来的信息:

【无论如何你都不会和王耀撕破脸皮?】

明知故问的话,阿尔弗雷德甚至疲于动动手指打出简洁的回复。他的傲慢和忽视早已被视为可以容忍的无礼,承受这些傲慢的人甚至会自觉地为他找到合理的借口,好让双方能顺理成章地继续交往。况且拉哈尔这些日子以来故作的强势和镇定因为王耀家官方喉舌突然的沉默和军方只做不说的一系列举动已经接近了难以为继的边缘,他迫切地希望获得阿尔弗雷德更显而易见的支持。尽管阿尔弗雷德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被定性为此次边境对峙问题的幕后推手,但阿尔弗雷德在拉哈尔需要所谓的'朋友'们为他发声时,只是呼吁双方保持克制,并没有像前两年在南海闹事时那样光明正大地站到了王耀的对立面。至于伊万.布拉金斯基,他更是完全置身于事外,不愿意得罪他在南亚壕气冲天的军火大客户,更不愿意因为外交辞令的不恰当从他那喜怒不形于色的东方情人的眼睛里收获冷漠。

这或许是自62年以后,拉哈尔感觉最孤立无援的一次困境。比那更糟糕的是他和王耀之间逐年递增的军事实力差距,除了盲目自信的印度人外,几乎没有人相信如果此番两国再度爆发边境冲突,印方能够取得最终胜利。就连尼泊尔和不丹这两个在他掌控之下的国家在他的一再施压下也不敢表示出明确偏袒他的态度。他知道全世界都在等着他和王耀失去理智,全世界都在等着看他不自量力的笑话。不过有一点,他和王耀倒是同病相怜,那就是他的血缘上的'亲人'甚至比他们的敌人更期盼着他们的狼狈。

阿尔弗雷德并非对拉哈尔的'困境'无动于衷,美日印三方的联合军演已经是他能给出的最慷慨的支援,他很清楚王耀的底线在哪儿,几千年的陆权大国对土地的执念没有人敢轻易挑战,所以他能在南(河蟹)海所涉及的海权问题上跟王耀闹闹事,却还不愿意在'土地所有权'问题上挑衅王耀。但拉哈尔还似乎尚未与他形成默契,在他想要撇清与此事的关系时,千方百计地想将他拖下水。洞朗对峙事件,许多人都默认他是幕后黑手,虽然他确实不清白,但并非如王耀判定那般是罪大恶极。拉哈尔对王耀的忌惮和嫉恨才是导致此次事件的罪魁祸首,他所扮演的角色的作用无非是添油加醋和煽风点火而已,还构不成主犯。但拉哈尔的有意嫁祸以及王耀的惯性怀疑,让他百口莫辩。当然他也并不会费心思去为自己辩解,他和王耀给对方扣的帽子都太多了,有时候即使明知对方清单,却也会想方设法地证明对方的可恶,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更何况他们想要人民知道的并不是真相,而是他们想要人民知道的'真相'。对于美国人民来说,这个'真相'无非是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是善于剥夺自由思想的独(河蟹)裁者'中国'或者'俄罗斯',同理,同理,对于中国人民来说,一切罪恶的源头都是以'自由'之名兜售战争的吸血鬼'美国'。但真正知道对方有多么优秀而又被这种优秀吸引的人,也恰好是他们自己。他们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政治和社会体系,频繁暴露的政治和社会问题都充分证明他们并不完美,相互学习、取长补短才是最明智的行为,但是他们又背负着骄傲的人民膨胀到难以保持理智的自尊心,向对方的学习似乎会被视作对自我的否定和对对方的肯定,是战略上的妥协,以至于他们只能嘴硬地称赞自己的优秀并不时抨击对方的软肋。

接到王晓梅偷偷跑来拉斯维加斯的消息后,阿尔弗雷德原想坐视不理,但转念一想,这丫头是唯一能引王耀上钩的饵,既然她主动送上门,何不顺势把妹控晚期的王耀给钓出来。

自从在汉堡峰会上不欢而散后,阿尔弗雷德和王耀之间便断了一切私人联系。没有经过任何置气的约定,他们便默契地和对方玩起了'谁先主动联系谁就输了'的游戏。阿尔弗雷德一向是先沉不住气的那个人,此番他却有了不愿轻易妥协的决心,刻意的忽视反倒让心底的渴望越发难耐,只是他无法控制脑海里蹿出打电话骚扰王耀的念头,而让他大动肝火的是,在他与内心的渴望做着激烈斗争时,王耀并未如他一般在炎炎夏日承受烈火炙烤一样的煎熬,反而是在秋意渐浓的北国首都享受美景烈酒,甚至还在闲暇时间参加了当地的慈善晚宴。

中俄两国的官方都并未对外公布王耀此次行程,却意外地被媒体捕捉到俄国先生及其上司在去瓦拉姆岛的著名修道院时,专车上藏有某位神秘人。尽管那时已经有人猜测藏在车里的神秘乘客是中/国先生,但真正证实这一猜想的还是之后在圣彼得堡参加慈善宴会的某位女宾在社交软件上公布的短视频,视频展示了中/国先生罕见的个人表演。一向低调内敛的中/国先生在电吉他和钢琴的伴奏下演唱了俄罗斯流行歌曲<河流>。正因为罕见,所以视频一上传便引起了极大的轰动,点击率一路飙升。

视频里西装革履,衣冠楚楚的中/国先生面对立地麦克风,中规中矩地站在舞台中间,动情地演唱着:

Більше я не дамся смутку в полон
І не наздожене мене печаль
Я не заплачу за тобою знов
Прощавай прощавай любий любий
Двічі в одну річку не ввійдеш не благай мене
Ти зі мною щастя не знайдеш
Не руйнуй що є
Наша пям’ять збереже любов що у нас була
Вибач зрозумій я розлюбила
Те що вже минуло не повернеш
І ти не знайдеш ніжність в моїх очах
Щастя що втікае не доженеш
Ти один я одна любий любий
Двічі в одну річку не ввійдеш не благай мене
Ти зі мною щастя не знайдеш
Не руйнуй що є
Наша пям’ять збереже любов що у нас була
Вибач зрозумій я розлюбила

【我不会再做忧愁的俘虏,
我不会让悲伤把我追赶,
我不会再为你哭泣。
永别了,永别了,
亲爱的,亲爱的。
不会两次踏入同一条河
不要哀求我。
你和我找不到幸福,
不要破坏现有的一切,
我们的记忆永存曾经的爱情
原谅我,理解我,我曾经爱过。

逝去的永远不会回来,
你也找不到我眼中的温柔。
幸福一去不复返。
你孤单,我孤单,
亲爱的,亲爱的。
不会两次踏入同一条河
不要哀求我。
你和我找不到幸福,
不要破坏现有的一切,
我们的记忆永存曾经的爱情
原谅我,理解我,我曾经爱过。】

很多人纷纷留言称赞中国先生的斯拉夫语言很标准,也有人鸡蛋里挑骨头表示有些跑调,但不乏有心人评论表示中/国先生这首歌显然是唱给苏/联先生的,其中最多回复量和最高点赞数的评论这样写着:

【我以为你已经忘记,直到你在红场上唱起喀秋莎,我以为你永远也不会忘记,直到你又在圣彼得堡唱起河流。我是俄罗斯人,比起不负责任地离开了却还顽固地占据着你的心的苏/联先生,我却更心疼你。不要再留恋回不去的过去,不要再被重复的悲伤追赶,因为这一次,唯独这一次,你的顽强,你的执着,你的念念不忘,永远不会有回响】。

评论(36)
热度(712)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