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大小姐的逃亡生涯(04)


本田菊眼观鼻鼻观心,正襟危坐,反倒是王耀在一旁显得很随意,松松垮垮坐着,对着车窗观察自己女性化的容貌,似乎对自己充满好奇。本田菊用眼角的余光觑王耀,弥漫在车厢中的尴尬气氛让他的心躁动不安,但除了忍受外,他找不到更好的相处方式。以他和王耀目前的关系来看,比尴尬更尴尬的是贸然打破尴尬,他和王耀之间一直有一道无形的鸿沟,不是没有可做谈资的过往,而恰恰是那过往为他们划上分割线,让言语都失去了交流的意义。如今挤在他们之间的除了让人不安的尴尬和寂静外,还有一条外表忠厚的秋田犬——花。




已经上升到国礼的秋田犬自然也深受本田菊喜爱,他养了三只秋田,尽管从外形上看三大只并没有太大区别,但本田菊却偏爱三只中唯一的女性——花。




本田菊是个安静也喜静的人,但花身为女孩纸却是三只中最调皮捣蛋的那个,仗着本田菊的溺爱更是无法无天,几天每天都要在家中上演一出拆迁大戏。本田菊对花的偏爱一度让负责照顾三只的铲屎官非常不解,秋田犬天性沉稳温顺,少吠叫,花却是个万里挑一的例外,铲屎官甚至怀疑它是个假的秋田。尽管在铲屎官看来花并不讨人喜欢,本田菊却像是把政治以外的热情都奉献给了花,就算去国外开会也会想方设法把花带上。虽说花的母亲是秋田中的明星犬,它产的崽大多被达官显贵收留,但另外两大只跟花是一母同胞的兄妹却没能享受到花这样高级别的待遇。


铲屎官不相信这世上有无缘无故的爱,刨根究底把花的生父信息也挖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铲屎官把记载花血统的族谱放回书架上。花在地毯上咬被它从沙发上撕下来的皮革,铲屎官一边收拾被它整得一塌糊涂的书房,一边又忍不住唠叨,"你就是运气比你两个哥哥好,你去世了的爷爷当年被那位访日的先生抱过,你沾了你爷爷的光才这么受宠。"




本田菊顺了顺花脖子上的毛,花抬起脑袋,一副享受的模样。本田菊收了手,花立刻看向本田菊,黑溜溜的大眼珠子写满了疑惑和不满,仿佛在质问本田菊为什么不继续取悦它了。




本田菊想跟花说点什么,但因为王耀在场,他还是忍住了。花却不肯善罢甘休,它扬起脖子叫了几声,让王耀好奇地转过头看它。




"花!"本田菊斥道。


花从喉咙里发出委屈的呜咽,趴在座位上,将脑袋搭在王耀的腿上,用屁股对着本田菊。




"真是抱歉,花被宠坏了。"本田菊试图伸手将花从王耀身上扒下来,但是花并不老实,他一伸手花就张嘴咬他,虽然花只是闹着玩,并没有用力,但尖利的牙齿还是在他手背上留下了划伤的红痕。




王耀见状下意识地伸出手来帮忙,想把闹腾正欢的花压制住。




"你没事——"




"小心!"本田菊惊呼。




然而还是迟了,花张大嘴咬住王耀的左手,细长的犬齿轻而易举戳破皮肉。王耀因为花突然凶狠的攻击受到了惊吓,手掌被尖牙洞穿的同时发出了真实的惨叫。




"花!"本田菊又急又怒,重重地在花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花虽然调皮捣蛋,但它仍然保留了秋田犬聪明的那部分基因,因为感受到本田菊的怒火,它吐出王耀的手,呜咽着从座位上跳下,钻到司机旁边的副座上呆着。




本田菊现在没有心情跟花算账,王耀惨白的脸色让他的心尖都在打颤。这一次,他是真的无心害他。




"去医院!"本田菊对司机吼。




王耀呆呆地看着手掌上的两个血窟窿,好像意识已经超越事情发展的速度,在混乱的思绪中,他能感觉到心脏剧烈的跳动。他受过很多伤,外在的内在的,这一次花防御性的攻击对他来说其实算不上真正的伤害,但似乎因为花属于本田菊,这伤害也就似来自本田菊,针对某些事就会变得敏感的心不由自主地蒙上旧日阴影,尽管他一直努力让自己不那么苛刻,但是越是提醒自己不要去想,事情的轮廓反倒越是清晰。




"真的非常抱歉了,花它以前不这样,但无论如何,都是我的错,真的非常抱歉了。"本田菊手足无措,想要用帕子捂住王耀的伤口止血,又忌于两人应当止乎于礼的关系,他的想法都犹犹豫豫地写在脸上,对于王耀来说,想要分辨他的情绪并不是难事。




犯了错连补救的勇气都没有,却善于做出比受害者更懦弱无助的模样,王耀对本田菊的这些算不上是伎俩的做法失望至极。其实本田菊的本性早就在一些零碎的小事中暴露无遗,只是他习惯性忽视,最终酿成无法挽回的结局。时光若能倒退,便能见辉煌的大明宫里他、勇洙、本田菊朝夕相伴的身影。


只是亭台宫阙最终成了断壁残垣,只剩基底于千百世风雨飘摇中叹伶仃。他去过大明宫遗址,走从前烂熟于心的道路,恍然间身边衣袖翩翩,人影重重,异邦来使垂首立于含元殿外长阶之下,他着秀有十二章纹的衮冕踏上白玉石阶,良家子奏响钟磐,金石之音中旗帜飞扬,舞人振臂,捶鼓击铙,雅正之乐奏响一个太平盛世。他在登上最高阶时松开勇洙的小手,跟在身后的本田菊也停下脚步。他一人走上龙首高地,蓦然止步,转身风已卷过残云,不见万国衣冠,昔日王侯尘归尘土归土,徒留他与满目萧瑟。


回不去的又岂止是一个盛世大唐。


棕发碧眼的护士小姐让王耀挽起衣袖,王耀依言照做露出胳膊,并出于对女性习惯性的温柔笑了笑,护士小姐不为所动,冷淡地看了他一眼,一针头扎进他的胳膊,动作麻利地完成了疫苗注射的全过程。


“You hurt me!”王耀发出抗议的声音,女性的身体对外部伤害的感知似乎更敏锐,因此也更加难以承受。


“Babe, you are cute, but I'm not a lesbian.”为了安抚王耀,护士小姐在走出门前回头微笑,女人更善于利用她们的温柔化解一场不必要的危机。


护士小姐离开后,并未将房间门带牢。王耀靠在椅子上放空自己时,听见本田菊压低了的声音沿着门缝渗进来。


“出了一点意外,我们现在在医院.....”


“过几个小时还要注射破伤风疫苗,所以还不能立刻离开这里。”


“追踪器?我明白了。”


“您不必担心,我在水中加了有助于睡眠的药剂——不,我咨询过医生,不会影响疫苗——是......是,我会处理好一切。”


本田菊进来的时候,王耀已经明显感觉到药剂在他身上发挥了作用,他的大脑昏昏沉沉,身体疲倦得连手指头都不愿意动弹一下,意识更是不受控制地划向深渊。本田菊弯下腰在他身上搜出路德给的追踪器,他想用剩余的精力拼凑出一句完整的话,但是他不知道该问什么。


“中/国先生,我还没有......”本田菊的声音越来越模糊,就像是投入池中的石头,起初还能泛起圈圈涟漪,后来就完全没了踪影。


王耀睁开眼睛的时候,周遭的一切都已经被深沉的夜笼罩,唯有墙上的大屏电视机亮着幽幽荧光,驱走半室昏暗。而最先闯入视线的是伊万总是用来蔑视一切的下巴,因为此时的他正躺在伊万的大腿上。王耀动了动身体,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不动让他的身体僵麻不已,除此之外,他还察觉到伊万打的手呈五爪微收状不偏不倚正放在他的胸上。


伊万低下头,纯良地眨了眨眼,“你醒了。”


“You like big boobs?”王耀在双眉间挤出一道沟壑,表情一言难尽。


“No.”伊万迟疑地摇头。


“So, why do you put your hands on my boobs? I believe it's pretty big.”


“Okay! I like your boobs.”


“So, you like me with big boobs?”


“Yes?”


“what about another me ?”


“What?”


“Male, no big boobs.....”


“Stop! Honey, don't get me wrong, you know what I mean. ”


“In fact, I don't know.”


“Okay! I do like big boobs, but only want to fondle your boobs.”


“OKay, you can fondle them.”


评论(47)
热度(465)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