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角】千禧纪事(中下下)

元旦当天,你的父母决心趁你在家可以帮他们带孩子的时候出去过二人世界。你有一个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十四岁妹妹和一个生活完全不能自理的两岁弟弟,要在没有父母协助的情况下照顾好他们对你来说很不容易。妹妹跟她的小闺密们约好去逛街,在你这讨了些零花钱后便潇洒地走了,但是才刚学会走路的弟弟却是你逃避不了的责任。你一边读着老妈留下来的育儿笔记,一边手忙脚乱地为嚎啕大哭的弟弟调配奶粉。你认为自己做得非常棒,不谙世事的弟弟却不配合你的孤芳自赏。你把奶嘴送到他嘴里,他也给你吐了出来。伊万来访的时候,你正为大哭不止的弟弟焦头烂额,他一哭,仿佛全世界都是他的哭声了,搅得你心烦意乱。


你很惊讶伊万居然知道你的地址,但很快又想到他UNSED东欧分部执行部部长的身份,他想知道的信息,除非涉及国家机密,就没有他不能知道的。


"你误解他的意思了,所以他才大哭不止。他不是饿了,他仅仅是需要换尿布了。"伊万轻轻松松将你的Baby Brother从婴儿车里抱出来,平放在沙发上,然后对你说,“过来帮忙,不要让他乱动。”


你赶紧跪坐在沙发边,轻轻按住弟弟胡乱挣扎的上半身和挥舞的双手。伊万动作熟练地替你的幼弟换上干净的纸尿裤,果然,让你闹心的小淘气渐渐收了撕心裂肺的哭声,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无辜地看着你,丝毫不觉刚才他给你造成了多么大的困扰。


“你多么可恶啊。”你轻轻在弟弟的鼻子上刮了一下。


“中午出去吃饭,怎么样?”伊万像是随意地问。


“非常抱歉,布拉金斯基先生,我必须要照顾——”


“可以带上你的弟弟,我可以帮你照顾他,在这方面或许我比你做得更好。”


伊万的说辞非常有吸引力,他确实在照顾孩子方面比你更加有条不紊,优雅从容。你不禁好奇,像他这样身居高位的人怎么会懂得照顾孩子。


“布拉金斯基先生似乎对照顾小孩颇有经验。”


伊万笑了笑,“我收养过两个孩子,像单亲爸爸一样照顾他们长大,当然他们现在已经快要步入老年了,我的孙儿们都已经上大学了,如果有机会,我希望能介绍你们认识。”


想到伊万上了年纪的义子们要对着这张年轻的脸喊爸爸,又想到那几个已经上大学的孙儿还得叫爷爷,你忍俊不禁,伊万接下来的话却如同给了你一个晴天霹雳,他说:“档案部的老亨利你应该已经认识了,事实上,他是阿尔弗雷德和王耀的义子。”


WTF?!


你无法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起初还觉得这怎么可能,但仔细一回味,就会发现蛛丝马迹早就隐藏在你和老亨利的日常相处中,只是你还是太粗心才忽视了那些暗示。艾米丽说她的父亲因为爷爷的缘故才没有被洗去千禧年前的记忆,而老亨利能够记得以前的事自然也是因为上面有人。艾米丽他们不敢轻易透露的事,老亨利虽然也有顾虑但最终还是向你说了出来,说明他其实并不怕说出这些事后招来的后果,他有阿尔弗雷德这个强硬的后台,自然比艾米丽更大胆。更重要的是老亨利提到王耀时痛惜的感情以及对你亲善的态度,都充分昭示了他和王耀不一般的关系。


你瞠目结舌地看着伊万,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这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习惯就好了。”伊万耸耸肩,不以为然地说道。


伊万带你和弟弟去市中心的中式餐厅用餐,巧的是你们刚进门就遇到了阿尔弗雷德和王耀。王耀怀里也和你一样抱着个一岁左右大的孩子,你们两方面面相觑,上来咨询的侍应生看见你和王耀后还好奇地询问了一句:“两位是双胞胎吧?”


王耀说既然有缘撞上了,不如大家拼一桌。阿尔弗雷德和伊万都没有表示异议,你自然也不能不同意。你们面对面坐下后,又是一阵沉默,似乎都想找话说但实在不知道能说什么。最终还是王耀先开口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尴尬,他看着你身边坐在儿童椅里的小孩问:“他是?”


你赶紧笑着回答,“我的弟弟,刚过了两岁生日,已经会说话了,不过说得不太好,还总是喜欢哭,他一哭我就彻底没辙了。”


你话音刚落,被你数落的小家伙又不知道哪里不舒服,扁着脸皱着眉一副山雨欲来的样子,你警铃大作,赶紧将他从儿童椅里抱了出来,轻声哄劝,但是小家伙还是一点面子都不给,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你求救般地看向伊万,但是伊万接过小家伙查探了一番后,也找不出令小家伙突然情绪失控的原因所在。他这样不管不顾地嚎啕大哭已经打扰到餐厅里其他客人,你心急如焚,想暂时抱他离开找个僻静的地方安抚好再回来。


“让我试试吧。”王耀微笑着向你伸出手。


你将信将疑把小家伙交给他,原本并未抱太大信心,然而小家伙一到王耀手上就停止了哭泣,还在王耀的柔声细语中咯咯笑出声来,小家伙这副‘吃里扒外’的样子让你有点不是滋味。但好歹不会给其他客人造成困扰,你也暗暗松了一口气。王耀打算把小家伙换给你,但是你刚要伸手去接,小家伙又很不给面子地哭起来,王耀不得不抱回去哄一阵,重复好几次都是这样,阿尔弗雷德像是没注意你面色不佳,还在调侃:“他也许是认错哥哥了,但显然他更喜欢这个假‘哥哥’。”


“那是谁的孩子?”伊万突然开口转移话题,看着阿尔弗雷德手中抱着的小女孩问。


王耀脸上有迟疑的神色,“说起来有点复杂,这是亨利的孙女,万尼亚,你应该还记得,亨利是我和阿尔弗的义子。我印象中的他还是个九岁大的孩子,脸上有点小雀斑,一头金发总是乱糟糟的。”


“我当然记得,你喜欢孩子,所以你们收养了一个男孩。”伊万惆怅地笑了笑。


“说起孩子,当初听说我们收养了一个孩子后,你也一意孤行去收养了两个,他们还活着吗?”阿尔弗雷德讥诮地笑,这模样跟亚瑟有些相似,但比亚瑟更不知收敛。因为讨厌他这刻薄的嘴脸,你此刻竟生出跟伊万同仇敌忾的心情,只是你对他们的事情并不了解,就算你想替伊万出头,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言反击。


王耀立刻提高了音调呵责:“阿尔弗!”


“不要紧,你不用在意。”伊万对王耀说,然后又看向阿尔弗雷德,莫测高深地说,“不是每一次你都能赢。”


中途,伊万跟阿尔弗雷德像是约定好了一样一前一后相继离开去了卫生间,阿尔弗雷德临走前把亨利的孙女暂时委托给你照顾。你知道这两个人去卫生间准是藏着什么事要偷偷解决,不免担心地看向王耀,他比你更了解这两个人,肯定不会对其中的猫腻毫无察觉。


无论发生什么事,王耀都似乎显得无比淡定,他用汤匙喂你的弟弟喝玉米汤,头也不抬地说,“不必担心,他们都已经是七老八十的人了,不会像小孩一样在卫生间约架。”


你还是放心不下,抱着亨利的小孙女偷偷去卫生间,你还未走进男厕便听到伊万怒气腾腾地对阿尔弗雷德说: “我不仅仅要他活着,我还要他不背负任何罪责地活着。”


伊万和阿尔弗雷德先后从卫生间回来后便没再说过一句话。在用过午餐准备分道扬镳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小声问你:“你还是要去莫斯科吗?”


“是的,琼斯先生。”你肯定地回答。


阿尔弗雷德似乎有话想对你说,但找不到合适的机会。


“你明天在家吗?”


你心有警惕,但还是回答:“在。”


你以为阿尔弗雷德会来找你谈话,但第二天到你家拜访的人不是阿尔弗雷德,而是弗朗西斯。他进入你房间后,便开门见山地说:“阿尔弗说你要去莫斯科,让我来劝劝你。”


“谁劝都没用。波诺弗瓦先生,您想要咖啡还是茶?”


“什么都不用,你坐下,我要跟你聊聊。”弗朗西斯指着他对面的沙发像主人一样说道。


你顺从地在他对面坐下,看他带着几分狡黠的笑意询问你:


“阿尔弗雷德、王耀还有伊万,他们三人的事情,你知道多少?”


“王耀移情别恋?”你言简意赅地说。


“说起来并不能怪王耀,是阿尔弗雷德抢走的。”弗朗西斯略一思忖后说道,“苏联【囧囧】解体后,东欧分部也遭受重创,被美英操控的UNSED总部计划对东欧分部进行一次大清洗——你或许觉得不可思议,但你不能用现在的眼光去评判那时的事,如果当时解体的不是苏联,而是美利坚合众国,那么北美分部也将面临一样的困境。骨干成员相继被暗杀,各部门部长因为各种各样的罪名被送进监狱,东欧分部名存实亡,但被北美分部视为心腹大患的超级特工伊万.布拉金斯基和他的得力干将王耀还在潜逃。北美分部将清除伊万的任务交给了同样是经过基因改造试验并成功的超级特工阿尔弗雷德,阿尔弗雷德联合我和亚瑟成功将伊万和王耀困在布拉格的一间旅馆里,但最后我们只抓到了王耀,他这一路保护的人根本不是伊万,我们中了他的调虎离山之计.......”



布拉格拥挤凌乱肮脏的旅馆中,阿尔弗雷德用脚尖踢了踢地上被他破门而入后一枪爆了头的假‘伊万’,又看向对面被他们逼到墙角持手枪负隅顽抗的亚裔男人,对这欺诈的伎俩并没有显出愤怒或是气馁。弗朗西斯心中已有猜测,或许阿尔弗雷德当初接下这个任务就是为了抓住王耀而不是伊万。


“Baby,不要再虚张声势了,我知道你的手枪里没有子弹了。”阿尔弗雷德按下亚瑟和弗朗西斯举着的枪,神态轻松地面对王耀。


王耀面色不变,仍保持着举枪的姿态不变。弗朗西斯不禁暗暗心惊,阿尔弗雷德太大胆,万一他估计错误,王耀手枪里还藏着一颗子弹,那么他们三人中必有一人会殒命于此。阿尔弗雷德对自己一向自信到令人匪夷所思的地步,饶是面对诡计多端的王耀也如此,他肆无忌惮地向王耀走过去,全然不惧那黑洞洞的枪口会不会给他造成实质性的威胁。王耀仍维持着滴水不漏的沉着面色,在阿尔弗雷德渐渐逼近的时候慢慢蜷起手指。在阿尔弗雷德准备伸手夺枪的时候,他突然扣动扳机,让弗朗西斯的心因为紧张而离开了胸膛,阿尔弗雷德显然也是吓了一跳,在原地顿了一下。


王耀这一枪是空枪,显然这又是他的小把戏,诚如阿尔弗雷德所言,他的枪里没有子弹了,他这虚张声势的一个小举动只不过是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在阿尔弗雷德愣住的时候,他立刻用枪托狠狠朝阿尔弗雷德脑袋上砸了一枪,然后趁阿尔弗雷德被砸得倒在地上时,敏捷地蹿到窗户前,他刚准备拉开窗户逃跑,亚瑟朝窗框开了一枪。王耀下意识地收回手,错过了最佳的逃跑时间,阿尔弗雷德这时也从地上爬起来,脑门上全是猩红的血。他并不关心自己的伤势,立刻赤手双拳和王耀搏斗起来。王耀也是经过基因改造的超级特工,但他的长项是远程作战而并不是近身搏斗,尤其是面对同为超级特工的阿尔弗雷德时,他的体格和力量使他在这场较量中落了下风。阿尔弗雷德毫不怜惜,对付王耀的拳头并不比对付其他目标任务时软, 直到王耀满身血污遍体鳞伤再无力反抗,他自己亦是大汗淋漓时,阿尔弗雷德才从袖手旁观的亚瑟身上掏出手枪,将冰冷的枪口对准王耀的脑袋,说‘Give me your love or I'll bring you death. ’。


王耀侧过头,假伊万的尸体就躺在不远处,鲜血沿着地板蔓延过来,他的手指上沾上了蛇毒一样让人恶心又恐惧的黏腻感,让他感觉非常不适,但是他连动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阿尔弗雷德的枪口狠狠地压在他额头上,顶的他有些疼。他已经完成了对伊万的责任,但他还不想就这么结束自己的生命,活着对于很多人来说轻而易举的事,但是在他的人生中却是需要用尽全力去争取的事。阿尔弗雷德的条件对于他来说并不为难,除了生命他愿意交付其他一切。


“我该怎么做?”王耀艰难地转过头看着阿尔弗雷德,认真地问。


“什么怎么做?”


“怎样去爱一个人?”


“伊万没有教你?”阿尔弗雷德很是诧异,“他从没有对你说过‘爱’这个词?”


“我们只讨论任务,他教我如何诱骗目标。”王耀老实地回答。


“所以你们的亲吻、拥抱都是教学?”阿尔弗雷德莫名觉得好笑。


他曾接受任务暗杀一名借道巴基斯坦去中国的苏联工程师,在巴基斯坦的酒吧,他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慢慢靠近目标任务,大衣下消音枪已经蓄势待发。王耀突然闯过来,带着一身的酒气,但身体非常灵活像一只没有骨头的猫儿,钻进他怀里。阿尔弗雷德警觉性很高,他没有被王耀醉酒的模样欺骗,手指扣上扳机,准备给这个碍事者一个终结。王耀显然是特工中的佼佼者,不仅擅长对目标下手也深谙同行的手段,他在黏上阿尔弗雷德的那一刻,就同时出手去夺阿尔弗雷德藏在大衣里面的枪。


指向碍事者的枪口被碍事者转向了地面,阿尔弗雷德改用另一只手去攻击王耀,但是王耀并没有采取格挡姿势,他攀住阿尔弗雷德的肩膀,仰头精准地送上了一个吻。阿尔弗雷德及时收了力,拳头仍然打在王耀身上,但没有造成伤害。王耀闷哼一声,并没有就此中断向阿尔弗雷德的索吻。他有娴熟但并不多么高明的吻技,阿尔弗雷德了解这种完成任务式的接吻态度,心里不禁好笑,看来正大胆色诱他的这个特工并不常使用美人计。阿尔弗雷德在享受陌生特工主动献吻之余,清醒地看见他的目标跟中方派来接应的人员碰头后迅速离开了酒吧,他暗暗责怪自己的贪色,但是身体还诚实地选择了和这个陌生的亚裔特工缠绵,他很少有这样感情用事的时候,尤其是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因此,等亚裔特工觉得时间差不多主动放开他以后,他认认真真地打量起对方。


即使存在种族间的审美差异,但有些长相和气质无论在哪儿都能得到一致认可,而显然眼前的这个特工正属于此类。东方式美人是阿尔弗雷德对王耀的第一眼评价,看来伊万非常了解他的喜好,才派这个身材并不羸弱但因骨架偏小而显得窄削的清俊型美人来色诱他,并成功地绊住了他的脚步。


不过单看外表,阿尔弗雷德很难看出这个亚裔是训练有素的精英特工,他没有一般特工那种阴暗或者凌厉的气质,他还很年轻,神情带着初出茅庐的认真和谨慎,柔软的眼神能让人猜出他内里性格的温和。在结束他的任务后,他还显得有些局促,看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神里流露出歉意。


阿尔弗雷德想让小特工放松警惕,微笑着问:“你是东欧分部的人?”


王耀点头,看来并不在意身份的暴露。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你是阿尔弗雷德.琼斯,杀了你会惹上大麻烦。”


王耀的回答很诚实,阿尔弗雷德几乎想笑出声来。当时美苏关系已经相对缓和,而且苏方相对处于弱势地位。对于阿尔弗雷德这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东欧分部的态度很谨慎。他们想要从阿尔弗雷德手底下救人,但是又不敢伤了阿尔弗雷德,所以才会派王耀来进行色诱,尽可能在不动刀动枪的情况下卸下阿尔弗雷德的武装。


“你叫什么名字?”阿尔弗雷德饶有兴趣地问。


小特工却不肯再回答,他礼貌地向阿尔弗雷德告别,然后转过身离开,将后背毫不设防地暴露在阿尔弗雷德的视线中。阿尔弗雷德也不知道该夸伊万聪明还是夸伊万愚蠢了,王耀朴实的态度让人不愿意为难他,即使他让阿尔弗雷德第一次在任务中失了手。


再一次见到王耀是在瑞士总部,他作为伊万的贴身保镖前来参加会议,两人形影不离,伊万参加高级别的部长级会议时,他就在门外等好几个小时。伊万常将他带到阴影里亲吻,他们都以为王耀是伊万的小情人,但是没想到在王耀的单方认知中,他和伊万的关系还停留在师徒这个层面。阿尔弗雷德不会提醒王耀去认清伊万的心,他只是用他自己的方式告诉王耀什么是情人间的爱。


“这样是不平等的。”你大声说。


弗朗西斯笑道,“特工接受的训练就是要让他们为达成目标无所不用其极,你不能用世俗的标准去衡量他们。”


“王耀怎么会爱上他?他用死亡威胁他。”


“噢,小可怜,不要把你们那一套‘生命曾可贵,爱情价更高’的理想强加到我们头上,如果王耀当时拒绝了阿尔弗雷德,我向你保证阿尔弗雷德会毫不留情地射出子弹,到1999年时,就没人能阻止地球的陷落人类的灭亡。”


“王耀没想过逃跑吗?”


弗朗西斯看了你一眼,为你的想法深感疑惑,“为什么要逃跑?跟着阿尔弗雷德显然比跟着伊万要有前途,伊万教他怎么做一名特工,但是阿尔弗雷德能教他怎么做一名领导者,至少他不必像伊万一样过躲躲藏藏的生活,在阿尔弗雷德的支持下他很快就成为东亚分部执行部的核心成员,成为下任部长是指日可待的事。”


你不再说话,心里并不完全赞同弗朗西斯的观点。他将话题转回此行的主要目的。


“你想躲开阿尔弗雷德,想躲开王耀,我可以理解,但是你不应该选择去莫斯科,那里不是个好去处。伊万和王耀之间的纠葛会影响他对你的态度,你要是真的想逃离王耀的影响,我建议你来巴黎。亚瑟也想让你直接去总部工作,但是你的资历实在是不足,他把你调过去会引起底下人的不满,你可以先在我这里干一两年再去总部。”


你认真地思考了弗朗西斯的话后,才问道:“谢谢您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但如果我没有和王耀一样的容貌,波诺弗瓦先生是否还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老实说,你的简历跟其他来应聘的年轻人相比并不具备优势。”弗朗西斯委婉地回答。


“我明白了。”你难掩失落地说。


弗朗西斯想了想,打算深入地和你交流一番,“我知道现在你很难受,突然出现一个跟你长得一样,但看起来要比你优秀太多的人,他像一面放大镜,放大了你的平庸,让你深感自卑——”


你打断他,“波诺弗瓦先生,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弗朗西斯知趣地点点头,“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我的建议。”


你并没有考虑太久就给弗朗西斯去了电话。


“你还是坚持去莫斯科?”弗朗西斯听起来倒是没有很惊讶。


“是的。”


“为什么?”


“因为只有布拉金斯基先生说我不是可有可无。”


评论(30)
热度(264)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