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角】千禧纪事(中下下下)

三万多字了,还没完结,我想狗带。




新年的第三天,你给伊万去了电话,告诉他你已经做好去莫斯科生活的准备了。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久到让你不安,你害怕伊万改变主意了,不愿意再接收你,这是你从前没有想过的事,你对自己的信心在短短几天内就被彻底粉碎,你总是患得患失,甚至开始怀疑周围的一切。


“你真的决定好了吗?”伊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异样。


“是的,布拉金斯基先生。”你回答。


“我已经替你买好了机票,明天早上我来接你。”


“谢谢您。”你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你的母亲在楼下大喊你的名字,你匆匆挂断电话,到楼梯一看,你的父母站在客厅里惊讶地看看你,又看向刚从门外进来的客人。


 来的人是王耀,他对他的突然到访同样感到不知所措,站在楼梯口愣了好一阵,才笑着走上前表示欢迎。你向你的父母介绍王耀,说他是刚从其他分部调来的同事,巧合的是你们长相如此相似,你还开玩笑地问母亲,还记得曾经看的那部情景喜剧HOW I MET YOUR MOTHER吗,里面的主角们都发现了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陌生人。你的母亲从惊讶中渐渐回过神,但还是对你们惊人的相似啧啧称奇,她让你父亲给她还有你们俩拍了一张合影,她说她要将照片发给亲朋好友们看,让他们猜哪个才是她儿子。


你邀请王耀到你房间,询问他突然拜访的原因。你以为多多少少会跟你要去莫斯科的事有关,但王耀却摇头,同样显得有些局促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来看看你。”


“王先生之后会一直留在纽约吗?或者您打算回东亚分部?”你点点头,没话找话问。


王耀缓缓摇头道:“现在的我还不能暴露在公众面前,毕竟以前的事还有人记得。”顿了顿,他又继续说,“人们憎恨我,我本不应该再出现。”


你摇头,着急地说道:“但是琼斯先生、柯克兰先生还有波诺弗瓦先生他们都很喜欢你,他们希望您活着,并不是所有的人对你都只有负面情绪,艾米丽——她是北美分部的情报部的员工,她很崇敬您,她从她的爷爷她的父亲那里听说了关于您的故事,像她那样的人还有很多,他们理解您当时的决策。那不是您的错,只是责任恰好压在了您的肩上。”


“谢谢你,我知道你的心意。重要的不是别人怎么看,我自己过不了自己这一关。”王耀低下头苦涩地笑了,“就算所有的人都原谅我了,我也不能原谅自己。”


你看着他,他也看着你,眼睛里都有彼此熟悉的欣羡,你们面对面,他坐在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投下的光明之地,但因为背光的缘故,他的身体在发光,脸却黯淡而模糊,你坐在阳光照不到的阴影里,看起来存在感极弱,却能够轻而易举地被分辨出五官轮廓,明暗的分界线在你们如此鲜明。


快到午饭时间,你的妹妹恋恋不舍地从邻居家回来,她最近迷恋上了隔壁刚搬来的那家日本人的儿子,总有事没事去隔壁蹿门,你的母亲受你外祖父的影响对日本人有天然的成见,尽管面上和隔壁维持着礼貌的和平,私下却不乐意让女儿跟隔壁的儿子走得太近。


“哥!”王耀刚从楼梯上走下去,你妹妹就扑过来抱住王耀的腰,甜甜蜜蜜地喊道。


王耀亲切地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你妹妹立刻高兴的叫道:“哇,哥你好久没有这样摸我脑袋了。”


“傻姑娘,认错人了,我才是你哥。”你不满地从王耀身后走出来。


你妹妹看看你再看看王耀,一脸懵的说:“两个哥哥?”


你不高兴地在她脑门上敲了一下,“你只有一个哥!”


“好了,我知道你是我哥了,只有你才这么暴力!”你妹妹气呼呼地瞪了你一眼。


你母亲留王耀吃了午饭再走,她做了鱼汤,看见王耀往鱼汤里放香菜时,她高兴地问:“你也喜欢吃香菜吗?我家孩子以前也喜欢,后来不知道怎么了以前喜欢的东西突然就都不喜欢了。”


“口味总是会改变的。”王耀看了你一眼,笑着回应。


“不仅口味不一样了,连性格也变了好多。”你妹妹记着你之前敲她的一脑门,补刀道,“以前温柔又乐观的小伙子,后来越来越凶狠暴力了。”


你不甘示弱地回击:“你也不是我以前那个活泼可爱的妹妹了,现在越长越胖还越来越凶了。”


你妹妹气得向你母亲告状:“妈!你看他!哥又欺负我!”


你母亲对你们兄妹俩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相处模式习以为常,根本懒得管你们俩的事,“你们俩真是进错了一家门,你哥明天就去莫斯科了,他走后你可别天天在我耳边念叨你哥什么时候回来。”


你妹妹吐吐舌头,知道你母亲不肯帮忙后,又回来怼你:“你肯定不是我哥,你跟这个大哥哥肯定是被护士抱错了,这个大哥哥才是我哥!”


“呵,我看你才是抱错的,我们家基因都这么好,就你长得最丑!”


你妹妹气得更厉害了,“妈!”


你母亲不耐烦地说:“你们俩都少说两句!让外人看笑话了!”


你这才想到王耀还在,你跟你妹妹这么闹腾确实显得挺幼稚,毕竟你妹妹才十四岁,而你已经是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王耀噙着笑看着你们这吵吵闹闹的一家子,似乎并未感觉不适。吃过饭你送他出门,他说你的家人都很可爱,跟以前在东亚工作时见到的中国人一样,吵吵闹闹但对生活充满琐碎的热情。你们正式告别时,亚瑟突然给王耀打了电话,王耀接电话的过程中,神情渐渐严肃,他看着你,在你关切的目光下,说道:“亚瑟要我们去见他。他说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告诉我们。”




“我现在要告诉你们一件事,可能会颠覆你们现有的一切,我希望你们先做好心理准备。”亚瑟在隔音效果一流的私人办公室里对你们说。


你和王耀坐在长长的会议桌两侧,看着主座的亚瑟,不约而同地感觉到紧张的氛围。你调整了一个让自己感觉舒适的坐姿后,问道:“很严重吗?”


松松垮垮坐在会议室另一头的弗朗西斯用不那么严肃的语调说:“是的,很严重。”


亚瑟紧盯着你,问:“你还记得我是怎么找到你的吗?”


你谨慎地回答:“因为我的简历?”


亚瑟立刻否认:“不,在约你出来见面之前我根本不知道你给总部投了简历。我之所找到你是因为伊万.布拉金斯基。有一段时间,他频繁来纽约办事,我怀疑这里面有猫腻,便派人查询了他的行踪,顺藤摸瓜找到了你的地址,然后发现你和王耀惊人的相似。”


你思索了片刻后,不解地问:“按照你的意思,布拉金斯基先生其实很早就认识我了?”


“是的,伊万比我们更早认识你,他来纽约就是为了看你。”


你情不自禁地皱眉,"为什么?因为我、我和王耀的相似?"


亚瑟却笑道:"没有那么简单。你们的相似不是巧合。"


你和王耀相互看了一眼,随后你有些恼怒地问亚瑟:"你这话什么意思?"


亚瑟将他跟前的电脑屏幕转向你,一张记录你父母医疗记录的单子显示在屏幕上,"我查看你的资料时发现早年医疗技术不及现在先进时,你的父母无法自然怀孕,你其实是试管婴儿。"


你的重点却并不在亚瑟调查的结果上,"你调查我!"


"不必紧张,每一位入职UNSED的成员都要被调查身份。"亚瑟语气轻松地说。


你憋着怒气,尽量放平了语气问:"就算我是试管婴儿又怎么样?跟王耀有什么关系?"


"按理来说没有关系,培育试管婴儿的精子和卵细胞都来自你的父母。可经过详细调查后,我发现当初给你父母做胚胎移植的医护人员被人暗中收买过。”亚瑟说着停顿了一下,绿眼睛里透着深意,”而收买他们的人是伊万.布拉金斯基。"


你垂眸沉默了一阵,心中已经有了些模糊的猜想,但你还是问道:"布拉金斯基先生收买他们做什么?"


亚瑟左右看了看你和王耀,并不真诚地说道:"我要先向你们两位说一声抱歉,为了证实我的猜想我暗中将你的DNA和王耀的DNA做了比对,结果显示完全吻合。你们中有一个是克隆体。"


你感觉亚瑟已经沉浸在解开谜题的乐趣中,他才不在乎你和王耀的感受,你想停下来,但是又不能停下来,你已经被亚瑟架到了火堆上,逃不掉了。你看向王耀,对方也似乎有和你一样不耐烦但又不得不坐下来看亚瑟一步步解开谜题。


"你的意思是伊万收买了医院的工作人员,将需要移植到我母亲体内的试管婴儿胚胎换成了王耀的克隆体胚胎,然后让我母亲代孕生下了克隆体——也就是我?"


亚瑟微笑着点头:"我一开始就是这么想的。"


你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们最初判定你是王耀的克隆体,伊万创造你是因为他需要一个用来承载王耀记忆的载体。王耀当时的情况很不好,注射进体内的毒素让他大部分器官不可逆转地衰竭,我们都认为他永远也不可能醒过来。为了避免最糟糕的情况发生,伊万复制了你,必要时将王耀的记忆塞给你,让你代替王耀继续活在这个世上。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将你安排给阿尔弗雷德做助理,不让伊万有机会接近你,我很抱歉,阿尔弗对你的态度太糟糕,让你度过了一段不愉快的时光。"


你缓缓呼出一口气,用自己都没有想到的平静声音说:"但是王耀醒来了。"


弗朗西斯这一次代替亚瑟说道:"是的,这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伊万没有透露他怎么治愈王耀的,但我猜测他采用了一些被明令禁止的方法。例如通过体细胞克隆内脏器官,再进行器官移植,一个个替换掉那些坏死的脏器,王耀本身是当年基因改造工程的成功实验体之一,自愈力量强大,有了伊万的协助,醒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因为王耀醒来了,所以我在你们眼中就成了一个多余的替代品?"你暂且让自己保持在只是听故事的状态不让自己去理解亚瑟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里的意思。


亚瑟缓缓摇头道:"我不知道伊万的计划到底是什么,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想,所以我并不敢放松警惕。我让伊万带王耀来纽约,作为交换,我答应给你自由,你可以选择留在纽约还是去莫斯科,不管你做出什么抉择我都不能阻拦。"


"他为什么要用王耀来换我的自由?王耀对于他来说不是更重要吗?"你随口问道。


亚瑟意味悠长地笑了,似乎终于来到让他兴奋的环节,他说:“伊万对你的态度也让我很困惑,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测。假如我们都错了,一开始我们找到的不是复制品而是真品呢?”


“什么意思?”王耀这一次比你更快地问道。


亚瑟斟酌着用词说:“伊万说他想让王耀活着,但不仅仅是活着,而是要他不背负任何罪恶的活着。那么他会不会用一个复制品,创造一个新的人生,等到时机恰当,再把复制品和真品的人生进行交换。”


弗朗西斯还怕你和王耀不能理解亚瑟一样,用温和的声音残忍地解释道:“亚瑟的意思是小助理才是真正的王耀,我们现在看到的‘王耀’其实是复制品。”


你和王耀都没有再说话。只有亚瑟一个人的声音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清晰地回荡:


“这可能是一个经营了二十几年的阴谋。伊万选定一对需要借助试管婴儿技术怀孕的华裔夫妇,暗中将他们的胚胎换成王耀的克隆体胚胎,华裔夫妇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怀孕生下克隆体,然后悉心照顾抚养成人,克隆体就此拥有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合法身份,拥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拥有一个平凡但没有罪恶相随的人生。等克隆体和正主看起来年龄相当时,伊万偷偷带走克隆体,将两人的记忆进行交换,然后再将拥有克隆体记忆的正主送回华裔夫妇家,这样他就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帮助正主获得了真正意义上的新生。当然伊万并非完全无私,他费尽心机地折腾这么多事,也是为了帮助自己重新获得记忆被重写的正主的爱情。”


你竭力控制着那些不该在现在出现的情绪,以至于你的面部肌肉都在轻轻抽搐,你说:“你说这一切并没有真凭实据,都是你的猜测。”


亚瑟点头,大方地承认:“是的,这都是我的猜测。就我目前掌握的信息而言,由于人类的记忆太过复杂而庞大,记忆手术不可能删除所有细枝末节的记忆,你们总会对原来的生活残留印象,所以我想,能判断我所言是真还是假的只有你们自己了。”


你还想说什么,亚瑟的手机突然发出嗡嗡的震动声,你们都看向他。亚瑟看了眼来电显示后,似乎有些诧异,随后他接通电话:“阿尔弗?”


不知道电话那头阿尔弗雷德说了些什么,亚瑟的表情越来越凝重,他放下手机的动作迟缓,语气沉重地对关注着他的你们宣布,“阿尔弗在我的手机里安装了监听器,刚才我们讨论的一切,他都听见了。”


评论(32)
热度(292)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