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角】大小姐的逃亡生涯(07)

王耀不再理会阿尔弗雷德的惺惺作态,带拉纳离开了大会议厅。回到中方驻联合国的私人办公室,王耀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拉纳信任的目光,他情愿阿尔弗雷德把拉纳的那一份制裁变本加厉地落实到他头上,也不愿意在这件事情上亏欠拉纳。看来十年不长不短的'蜜月期'足以让阿尔弗雷德明白怎样才能触到他的痛处。 
   
  王耀绞尽脑汁,但除了表示歉疚的话,他什么也想不到。在自身难保的境地下,他没法向拉纳承诺什么,他什么也没有。 
   
  "拉纳——" 
   
  "当年苏联、印度、英国提出让孟加拉加入联合国的决议草案,但你因为我,第一次在安理会上动用了一票【囧】否决权。孟加拉接受媒体采访时说'中国是个大国,我无话可说',他的言论将你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亚瑟他们嘲讽你假公济私,但你从来没说过被我连累的话。"拉纳抢在王耀要说出道歉的话之前,重提旧事。 
   
  王耀明白拉纳的意思,希望他不要为此感觉亏欠,更不要为此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他们为彼此的付出都是心甘情愿,假如当年王耀不曾投出那张否决票,假如现在拉纳不曾投出这张否决票,他们或许能让自己置身事外,但对对方的愧疚将永远无法弥补。虽说国家之间向来秉承利益至上的原则,但他们之间并非只有利益。 
   
  "我可以拥抱你吗?"王耀问。 
   
  拉纳短暂的惊讶后连连点头。王耀张开双手紧紧抱住拉纳,他从未想过在他最孤立无援的时候,无惧这世上的流言蜚语站在他身边的人既不是他的血亲,也不是他曾经那些'志同道合'的兄弟国家。这种认识既让他感动又让他心酸,心里的一股暖流冲上了眼眶,他借拥抱的时机平复过于丰富的内心活动。 
   
  "你们在沙漠里的试验进展怎么样了?" 
   
  "有些零件——" 
   
  "把你们制造的零件带到罗【囧】布【囧】泊,我们帮你们'测试'。你们还需要技术指导之类的吗?" 
   
  "……需要。"拉纳小声回答。 
   
  王耀放开拉纳,面上终于有了一丝笑意:"印度有的,你也不能落下。我现在能给你的帮助不多——" 
   
  "但别人都是锦上添花,只有你是雪中送炭。别人给予的对于他们来只是杯水车薪,但你给予的都是你能给予的最大限度。"拉纳再次打断王耀,真诚地说。 
   
  从联合国大厦离开的时候,王耀看到伊利亚正朝他走来,但他没有放慢脚步,反而加快速度去了地下车库。 
   
  "等一下。"伊利亚在身后喊。 
   
  王耀充耳不闻,他伸手准备拉开车门,伊利亚的手却按在了他手上。 
   
  "我在餐厅了预订了位置。"伊利亚笑容里有讨好的成分,他多多少少为今天的袖手旁观感觉愧疚。 
   
  "我没空。"王耀板着脸冷漠地回应。 
   
  "一晚上的时间都没有吗?" 
   
  "没有。"王耀的语气冷邦邦的,明显带着赌气的成分。 
   
  伊利亚叹气,"早知阿尔弗雷德就是这样的人,何必当初呢。" 
   
  "你不也一样吗?"王耀突然发了怒,他已经听了一整天别人对他的批评,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始作俑者们只热衷于轮番上阵谴责他对人【囧】权的漠视,没有一个人为那些不幸沦为政【囧囧】治牺牲品的年轻生命惭悔。 
   
  伊利亚冷笑,"我可没做过一边拉拢你一边又给你下套的事,我们好的时候我给你的好处都是实实在在的,如果说真有对不起你的时候,那也是在我们闹翻了以后。你以为阿尔弗雷德和我一样爱恨分明吗?不,他可以在说着甜言蜜语的同时向你递上有毒的苹果。你以为你开放了,他就会忘记你还是个社会主义国家的事实了吗?" 
   
  "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这样说,你的'新思维'政【囧】策不也是为了向欧洲向阿尔弗雷德靠拢吗?现在你们不讲意识形态不讲价值观了,要提倡全人类的利益高于一切了。我只是借用了资本主义的市场手段发展经济,可我看你已经准备全方位拥抱资本主义了,我们俩究竟谁在背离社会主义的道路上走得更远?你是社会主义的领头羊,阿尔弗雷德连改【囧】革【囧】开放了的我都不肯放过,他会放过你这个公认的'罪魁祸首'吗?"王耀情绪激动之下红着脸指着伊利亚的胸膛质问。 
   
  伊利亚几番欲言又止。王耀稍显失控的情绪在伊利亚沉默后迅速冷却,伊利亚其实并未说什么过分的话,他的怒火追根究底源自阿尔弗雷德。 
   
  "我早就不相信阿尔弗雷德了,想要拥抱他的人不是我。"伊利亚也没了那些冷嘲热讽的表情,平静中透着一些落寞地说道 
   
  王耀拉开车门,在钻进汽车前,语气疲倦地说:"希望你能吸取发生在我身上的教训。" 
   
  "也许已经迟了。"伊利亚自嘲地一笑。 
   
  王耀当时只以为伊利亚和他一样遇到了危机,但并非无法克服,所以忽视了伊利亚在那段时间里向他透露出的带着诀别意味的言行。伊利亚消失后,没有多少利用价值又顽固不化的王耀彻底从渺不可攀的白月光变成了阿尔弗雷德的眼中钉肉中刺,变成了迫不及待要乘胜追击一网打尽的余孽。但所幸他打落牙齿和血吞总算熬过了屈辱的九十年代。08年被阿尔弗雷德拉下水后被动出台的一系列救市举措不仅稳住中国经济,也稳住了世界经济。王耀对于他突然成为世界经济的'救世主'这种观点的出现也有些诧异,原本计划的转型在世界经济低迷的情况下不得不被搁浅。智囊团里有人认为中国发展还不够还应该继续韬光养晦,有人则认为是时候应该让大国的身份与影响力相匹配了。然而事实上他并没有选择,资本主义国家们没有购买力了,他这个制造业大国又该出口给谁? 
   
  习惯了在国内埋头苦干在国际上闷不吭声,王耀对频频聚焦于他身上的镁光灯还有些无所适从。但他很快调整状态,神态自若地应付外国媒体抛出的各种越发尖锐的问题。 
   
  因为弗朗西斯在圣【囧囧】火【囧囧】传递以及后来的涉zang问题中给他闹的事,他在09年初始的欧洲之行中刻意避开了法国,因此这趟行程又被称为'环法之行'。王耀接受亚瑟家媒体采访时也大方承认他的行程就是绕着法国走一圈,法国媒体因此特意为他们的总统和国家先生估算了因为错过中国先生及其领【囧】导人的访问,法国损失了价值几百亿的订单和协议。4月他跟随上司到伦敦参加会议时会见了弗朗西斯,他还未翻旧账,弗朗西斯就明确表示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法建交起,法国就一直奉行一个【囧囧】中国的原则。9月王耀和弗朗西斯又在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见了一次。弗朗西斯更加直接表态,西【囧囧】zang和台【囧囧】湾都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弗朗西斯在王耀认为的原则性问题上妥协后,当年年底王耀便跟弗朗西斯补签了几百亿的贸易协定。在当时整个世界的经济都进入萎靡期时,王耀走哪儿就向哪儿撒币的行为理所当然地让他成为抢手的香饽饽。联合国会议期间,五常在小黑屋里会面,亚瑟便打趣道:"二十年前你救了社会主义,二十年后你又救了资本主义。你到底坚持的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 
   
  王耀笑而不语。姓'社'还是姓'资'的问题长期以来饱受争议,而他也为此困惑过很长一段时间。上司在弥留之际仍不放心中国未来的经济发展,他始终怕意识形态约束了高层们的思维,尽管他已经说过基本【囧囧】国【囧】策一百年不动摇,但他还必须要坚定王耀的信念,只有王耀真正认同了,他才能够放下心来。 
   
  "市场、计划本身都是手段,这个问题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想不需要再重申了。我想说我们走的确实是社会主义道路,不过是在初级阶段,我们的物质发展还没有跟上,所以不得不借用资本主义的手段发展,但我们的最终目标是社会主义和共产【囧】主义,目标能不能实现不在于我们用了什么工具,而在于用这些工具的人是否还记得初心记得理想。有理想,等条件允许的时候,真正的社会主义的实现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没有理想,就算没有用这些资本主义的手段也实现不了社会主义。我们没有在风波中倒下,但有些人说我们早已经是社会主义的叛徒了,所以倒不倒下都没有太大意义,但你要记住,我们坚守最大的意义不在于我们守住了一些形式上的东西,而在于我们守住了最宝贵的理想。只要我们在一天,我们就能告诉那些资本主义国家,当年飘荡在他们上空的赤色幽灵没有消失。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上司的话深深地震撼了王耀,长期以来积压在心上的乌云终于散去,他茅塞顿开,也终于敢放开胆子发展经济,这才有了现在超英赶美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 
   
  "回去就等于认输,你还是要回去?"伊万靠在沙发上不满地看着把他费劲心思脱下来的衣服又一件件穿上的王耀。 
   
  "这原本只是一场游戏。但是阿尔弗雷德把勇洙搬出来了,这就不仅仅是游戏了。" 
   
  "你确定任勇洙在他那里吗?" 
   
  "……" 
   
  "你总是盲目地相信阿尔弗雷德。"伊万皱眉道。 
   
  "只是宁可信其有罢了。"王耀把亚瑟给的大衣也裹上了,弯下腰安抚性地在伊万的脸上亲了一下,"万尼亚,谢谢你陪我玩这个游戏。" 
   
  "你们的赌约是什么?"伊万想了想问。 
   
  "一句话。" 
   
  "不会是我想的那三个字吧?"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的是什么。"王耀眨眨眼,有几分狡黠的味道。 
   
  "那我们真是没有默契。"伊万故作惋惜。 
   
  王耀无奈道:"好吧,我想我知道你想的是什么了。" 
   
  "我想的是什么?" 
   
  "你觉得我想对了吗?"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对了没。"伊万语气有些急了。 
   
  "那我们真是没有默契。"王耀学着伊万先前的样子惋惜道。 
   
  伊万冷哼一声,"我说不过你,你总是这样跟我绕圈子。" 
   
  "那好吧,我觉得就是你想的那三个字。"王耀忍笑道。 
   
  伊万还是不满意:"你应该更直接说出我想的是什么。" 
   
  王耀犹豫了片刻,问:"如果我说了你会告诉我答案吗?" 
   
  "当然。"伊万信誓旦旦地点头。 
   
  "你想的是:我爱你。"王耀的手指沿着伊万饱满而富有生机的脸颊往下,停靠在了对方圆润的下巴上。 
   
  "是的,我爱你。"伊万并不在意王耀这个轻佻的动作,又甜又软地微笑回应。 
   
   
   
  王耀在纽约城狂奔了一天最终又回到了起点,但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多么沮丧的事。他按响别墅大门的门铃,阿尔弗雷德很快就给他开了门。他沿着曲折的道路穿过已经萧瑟的园林抵达别墅入口,阿尔弗雷德听闻中国古代大户人家门外常摆放的石狮子有镇宅祛邪的作用后便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对,就摆放在别墅的入口处。只是中国的石狮子设计大多怒目圆睁威风凛凛,而阿尔弗雷德这对怎么看怎么像迪士尼出品,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狮子王的死忠粉。 
   
  王耀进入别墅,阿尔弗雷德并不在大堂,他沿着楼梯登上二楼,熟门熟路找到阿尔弗雷德的办公室,对方也不在这里。他只好去阿尔弗雷德的房间找人。 
   
  阿尔弗雷德正坐在地上玩恐怖游戏,冷不防蹿出开一个僵尸时,他总要被吓得叫一声。王耀看了他一阵,见他实在没有主动招呼客人的自觉后,问道: 
   
  "勇洙呢?" 
   
  "我打电话给他邀请他来纽约,但是他拒绝了,因为他正在准备访华的事。"阿尔弗雷德头也不抬地回答。 
   
  "你赢了。"王耀在阿尔弗雷德身边坐下,他发现对于阿尔弗雷德他连生气都觉得不必要,因为对方完全不会吸取教训并改正错误,屡教不改或者说根本没意识到自己有错的态度极大地磨练了王耀的脾气。弗朗西斯总说他惯着阿尔弗雷德,无论从哪方面看,他都是最有能耐在某些事上打压阿尔弗雷德嚣张气焰的人,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他虽然在经济上展现出了一定的影响力,但在政【囧】治和军事上仍然贯彻着前二十多年韬光养晦的作风。 
   
  "我知道我会赢。"阿尔弗雷德给王耀递了一个手柄邀请他参加,"一起玩吧。" 
   
  "我对你的兴趣完全没兴趣。"王耀毫不含糊回应。 
   
  "那真是太糟糕了。我们除了性别之外就不能有点共同点吗?——噢,现在性别也不同了。"阿尔弗雷德这才像想起什么,转过头来兴味十足地看着王耀。 
   
  "……" 
   
  "鉴于你现在是女性,我想我应该更礼貌一些。所以,我可以尝一下你嘴唇的味道吗?" 
   
  "我可以拒绝吗?" 
   
  "当然。" 
   
  "那不可以。" 
   
  阿尔弗雷德遗憾地说:"你总是拒绝我的好意,就好像08年的时候,我们的经济结构是互补的,不存在太大的经济利益冲突,假如你当时接受G2主张,就能皆大欢喜。" 
   
  "你也总是喜欢把你的强盗逻辑强加于我的头上,我们的经济互补,你在上游,我在下游,你在高端,我在低端,你利用高技术含量的产品想我输出通胀,再引进我的低端制造产品缓解国内的通胀,这样你就把高工资势必会带来的高物价影响转嫁到了我身上,最终结果是你的人民享受'高工资低物价'的生活,我的人民却要在'低工资高物价'的泥淖里挣扎生存。这对于你来说是皆大欢喜的局面,但很抱歉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屋里的空调温度开得很高,王耀脱下外套,阿尔弗雷德将目光转移到他身上。 
   
  "这是我最喜欢的卫衣,但穿在你身上我更喜欢了。'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简直为你量身打造。" 
   
  "是吗?我发现一件更有趣的事。"王耀像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露出微笑,"你可以看看衣服上的标签,我敢保证你以前没有仔细看。" 
   
  阿尔弗雷德依言翻开卫衣的后领,"Made in China',Seriously?" 
   
  "这并不意外,不是吗?没有我的制造,你的通胀谁来抑制?你的衣食谁来提供?承认吧,目前你找不到第二个像我这样既可以托起你的高端市场又可以为你提供廉价又优质的低端产品的人了。" 
   
  "你还真是无孔不入。当初如果不是拉着你下水,推迟了你产业升级转型的计划,我看你在高端市场上还要分走我一杯羹。" 
   
  "你怕什么,你还有石油——美元这大杀器。" 
   
  阿尔弗雷德忍不住笑出声,"亲爱的,如果你在中东没有那么多动作,我想我还可以相信你说的话。"

评论(16)
热度(445)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