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角】大小姐的逃亡生涯(08)

王耀没有继续跟阿尔弗雷德在这些永远也不能用非黑即白的思维分辨对错的问题上纠缠,阿尔弗雷德显然也发现了别的更能吸引他注意力的事。
  
  "为什么你会变成女性的模样?"阿尔弗雷德好奇地问。
  
  "我不知道。"王耀摇头。
  
  "以前有发生过吗?"
  
  "有过一两次。"
  
  "难怪你似乎对自己的'改变'并不诧异。以前是什么时候的事?"
  
  王耀想了一下回答:"元朝和明朝的时候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真有趣,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也会这样突然变成女性。假如我变成女性,我就做你女朋友怎么样?"阿尔弗雷德说着便因为自己的想象力而笑了起来。
  
  "我可以拒绝吗?"王耀还是不冷不热的模样。
  
  "你真的要这么冷淡吗?我要是变成女性肯定比你现在hot得多。"阿尔弗雷德不满地哼了一声。
  
  王耀也笑了:"我想伊万应该很感兴趣。"
  
  阿尔弗雷德立刻打了个寒噤:"停下!你让我不敢想这个局面了。"
  
  王耀没有继续捉弄阿尔弗雷德,他一向很讲分寸,但过分矜持克制的后果就是容易让人忽视他性格中那些鲜明的特点。
  
  阿尔弗雷德扔下游戏手柄,拉开王耀放在膝盖上的手,将头枕在王耀的大腿上,调整了一个让自己舒适的姿势之后,问道:"你这么谨慎,就没有肯定过谁的身份吗?"
  
  王耀还真的认真想了一会儿,回答:"有过。"
  
  阿尔弗雷德诧异地睁大眼睛:"真的有?是谁?"
  
  "楼兰。当年路过的时候,被她灌醉了,她说要给我做新娘,我答应了。算起来,她是我唯一的未婚妻。"
  
  阿尔弗雷德不是滋味地撇了撇嘴,但又因为答案不是伊利亚而庆幸。他在记忆里搜寻了这个颇为陌生的国家名字后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楼兰——我记起来了,就是在新疆的那个国家,早已经消失了,你说的是两千多年前的事了吧,你还记得?"
  
  王耀别过头,不让阿尔弗雷德窥视他脸上的情绪。
  
  "原本已经忘了,九八年的时候考古队在罗【囧】布【囧】泊附近发现了楼兰遗址,也发现了一具保存完好的楼兰女尸。他们说她应该是还未出嫁便去世的新娘,看陪葬品的规格还应该是王公贵族,当时的楼兰人以新娘的身份将她安葬,在黄沙之下掩埋了两千多年后,她又被曝于日光之下。"
  
  阿尔弗雷德急切地追问:"你见过她吗?那个楼兰新娘?"
  
  王耀无意识地将手指插入阿尔弗雷德茂盛的金发中,"沙漠时候干燥因此让她的一切都得以完整保存。她的卷发依然浓密,睫毛卷翘,根根分明,她还是千年前的模样,毡帽上有爱人亲插上的翎羽,她闭着眼,安详又平静,你从她的神态中感受不到对死亡的恐惧,她像是在沉睡,等着爱人将她唤醒。"
  
  阿尔弗雷德在王耀温柔的抚摸中享受的闭上眼,"在我还没诞生的时候,你到底有过多少段孽缘?有多少生离成了你的死别?伊利亚是最后一个吧?"
  
  "你在这短短三百年负的人内抵得过我几千年的累积了。"
  
  "我饿了。"阿尔弗雷德又揉着肚子说道,"因为等你从昨天到现在我都没吃饭。"
  
  王耀不假思索地说:"那我们出去吃饭。"
  
  阿尔弗雷德睁开眼:"你不打算做饭吗?"
  
  "我连自己都不想伺候,还指望我来伺候你吗?"
  
  "果然人一有钱就变懒。"阿尔弗雷德冷哼道。
  
  越来越吝啬的阿尔弗雷德在吃饭前跟王耀协商好必须由王耀请客,但是在两人用过餐后,王耀才说既没有带现金也没有带银行卡,在国内养成了只带手机出门的习惯,来美帝后才想起国内那一套到这里行不通了。阿尔弗雷德虽说这都是王耀的套路,但还是乖乖掏出了信用卡付账。
  
  吃过饭后阿尔弗雷德也不想立刻回家,他说还没有享受过跟女朋友挽手逛街高调秀恩爱的体验,现在机会难得,他无论如何都要体验一次。阿尔弗雷德在某些事情上也是非常固执的人,王耀不同意,他就能软磨硬泡念上一整天,为了避免受到他不分场合的噪音攻击,王耀象征性地拒绝了一两次后便妥协了。
  
  然而事实证明这不是阿尔弗雷德心血来潮的要求,王耀点头后他即刻戴上早就准备好的墨镜掩饰身份。王耀因为性别的转换并不需要担心会被民众认出,所以无需任何伪装,他在阿尔弗雷德的强烈要求下挽住了阿尔弗雷德的胳膊,光明正大地在纽约街头撒狗粮。路过一家街头小店时,阿尔弗雷德又临时起意要让王耀尝尝他疯狂迷恋的超级美味的热狗。王耀对阿尔弗雷德家的食物一向兴趣不大,但阿尔弗雷德兴致勃勃,王耀也不忍扫他的兴。热狗店看起来小有名气,排队等候的人非常多,阿尔弗雷德难得展现出体贴的一面,他建议逛累了的王耀先去附近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
  
  女性的体质确实比男性柔弱,至少在体能方面要逊色一些。王耀没有拒绝这种好心的建议,他在一家露天咖啡店里坐下,打开手机关注今天最新的时事新闻,一段时间后,头顶覆下的阴影让他心生警惕,抬起头一看,伊利亚带着隐忍喜悦的表情看着他。
  
  王耀缓缓露出笑容:"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
  
  伊利亚稍显紧张地问:"我可以坐下吗?"
  
  王耀微笑点头。店员送来王耀点的咖啡,王耀顺口问伊利亚需要来点饮料吗,伊利亚赶紧摇头。
  
  店员走后,伊利亚犹豫再三后问道:
  
  "我刚才看见你和一个男人挽着手,看起来非常亲密的样子,他是你男朋友?"
  
  王耀放下送到唇边的咖啡杯,点头道:"是的。"
  
  伊利亚不解地说:"昨天地铁上那位先生——"话说到后面就没了声音。
  
  "啊?"王耀一开始并没有理解他的话,回想起昨天在地铁上的事才明白伊利亚想要说什么,神情不禁也有些尴尬。
  
  "他——你男朋友知道你怀孕了吗?"伊利亚看起来更加紧张了。
  
  "知道。"王耀哭笑不得,但又不知道怎么跟伊利亚解释,只好硬着头皮往下回答。
  
  "他知道孩子不是他的?"
  
  王耀的内心是一言难尽,他迟疑着说:"不,这个说来话长,昨天地铁上那个人是他的表哥。"
  
  "是他的表哥?!"伊利亚惊呼。
  
  "你是谁?"
  
  阿尔弗雷德突然拿着食品袋出现在伊利亚身侧,疑惑地问。
  
  伊利亚看见阿尔弗雷德后,忙站起来,手足无措的样子,"我是她的朋友。"
  
  阿尔弗雷德盯着伊利亚看了许久后,突然像想到了什么,"我知道你是谁了。你原来叫阿廖沙,但因为疯狂迷恋中国先生,又知道他对苏联先生的特殊感情,所以给自己改成了和苏联先生一样的名字。社交网站上关于中国先生的新闻、视频你都会疯狂留言点赞。中国先生在圣彼得堡唱河流的视频下,你的留言还获得了最多的赞数。你昨天在地铁上帮了我女朋友,因为你喜欢我女朋友,她和中国先生太相似了,对吗?"
  
  伊利亚神情戒备地质问:"你怎么知道——你调查过我?你是谁?"
  
  "我是谁不关你的事。"阿尔弗雷德走到王耀身边对伊利亚冷笑道。
  
  伊利亚刚显露怒意,又忽然惊呼:"你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
  
  阿尔弗雷德挑眉:"看来太有名也不是好事,想不被认出来都难。"随后又扮演长【囧囧】者苦口婆心地劝导:"你有一个欺骗性的名字,但你终究不是他,孩子,清醒点吧。"
  
  伊利亚被阿尔弗雷德的态度激怒,一时心直口快反唇相讥:"我的事也不劳你操心!不要嘲笑我了,你的孩子也会有一个欺骗性的姓氏。"
  
  阿尔弗雷德疑惑地皱起眉头,"孩子?"
  
  伊利亚惊觉自己失言,歉疚地看了王耀一眼,随后匆匆向他告别。
  
  王耀同情地看着仓皇离开的伊利亚,他根本不知道他的对手是谁。阿尔弗雷德在王耀身边坐下,把装热狗的食物袋递给王耀,满怀期待地等待王耀发表点评。老实说王耀真心不能从这些大同小异的面包夹火腿的搭配中感受到美食的带来的愉快体验,但是阿尔弗雷德不谈政事的时候更像个领家大男孩,有些坏心眼却并不那么惹人讨厌,甚至还非常了解如何适当示弱以博取王耀对于晚辈颇为泛滥的怜爱之情。
  
  "还不错。"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和深海同色的眼睛违心地说道。

也不知道是王耀演技无可挑剔还是阿尔弗雷德太容易满足,阿尔弗雷德高兴地鼓动王耀把剩下的热狗都吃了。王耀和热狗奋战的时候,阿尔弗雷德颇有些无聊,他点开推特的App,随意翻动几下,看到王耀家的官【囧囧】媒又拿滚滚视频在国外圈粉,心里对这种做法表示深深地不屑之后又管不住自己的手点开了视频。偶然间,他又看到了一条叙利亚人发的推。推特内容主要是感谢中俄在安【囧】理【囧】会对叙利亚的支持,配图是印有中俄两国国【囧囧】旗的两只手将象征美利坚的山姆大叔狠狠按在地上。
  
  阿尔弗雷德看了还在为热狗发愁的王耀一眼,心想如果他看见现在叙利亚民众对他的态度,不知道会不会更加膨胀了。近些年来,关于中国【囧】模式的讨论越来越多,碍于西式民【囧】主的低效率以及民【囧】粹化带来的多种负面影响,精英层渐渐开始重新将目光投向曾经不屑一顾的红色【囧】国度。曾经他们以为伊利亚的消失便意味着将'资''社'之争已经落下帷幕,王耀独自撑起的红色旗帜根本不足为惧,但是中国的快速崛起,国内社会的团结稳定,已经形成了一种值得被研究的中国发展模式。东南亚那些自古以来就深受王耀影响的国家嘴上不说,实际行动上却又开始向他们曾经的宗主国学习。阿尔弗雷德家的精英在讨论中国与西方'主流国家'们与众不同的发展模式时,也在警惕王耀或许会成为第二个伊利亚,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场西式民主与中式集权的模式之争,最终演变成新一轮的意识形态之争。因此,阿尔弗雷德家的智囊团建议将王耀列入战略性竞争对手的名单,也就意味着美中将全方位成为'敌对'的国家。1991年,伊利亚刚刚消失时,阿尔弗雷德没有想到王耀会超过伊万成为他最大的威胁,2001年,他将战略重心从东亚转向中东时便是基于这种对自己过度的自信和对王耀过度的轻视,2011年,阿拉伯【囧囧】之【囧囧】春爆发,他乐此不疲地在一场场颜【囧】色【囧】革【囧】命中兴风作浪时,并未将经济领域之外重视王耀的威胁。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他,是这个世界变化的太快。2011年,安理会将决议在利比亚问题的投票前,阿尔弗雷德特意将五常召集到小黑屋,当着大家的面,将一张中文标注的核相关资料拍到王耀跟前的桌面上。
  
  "你还说自己没有违反核【囧】不扩散条约!看看这是什么?!这是利比亚那位独【紧密】裁先生给我送来的大礼,据说是从巴基斯坦带出来的。当初我就怀疑了,拉哈尔刚宣布自己试验成功,你那位铁兄弟就在沙漠里爆了蘑菇【囧】弹,如果说拉哈尔的成功可能跟当初苏联【囧囧】解【囧囧】体他从那里挖的墙角有关,那你来解释一下拉纳是怎么突然克服了一切不可能克服的阻碍成功引爆蘑菇【紧密】弹的?"
  
  王耀面无表情地看着眼前的'证据':"这是捏造的证据,是赤裸裸的栽赃嫁祸!反正这不关我的事!"
  
  "得了吧,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就不要再狡辩了。当初弗朗西斯都是借助了别国的力量才迈进核俱乐部,法国再怎么没用也是老牌资本主义国家,科技发展还是有几分水平,不要说你的铁兄弟在核事业上比弗朗西斯更有天赋。"亚瑟从鼻腔发出了嘲讽的哼声。
  
  躺枪的弗朗西斯不满地敲了敲桌子:"就事论事,不要扯那些有的没的。"
  
  王耀想了想又把阿尔弗雷德单独约出了小黑屋。
  
  "中文图纸的事就这样过去了,大家都不清白,心知肚明就好,没必要放到台面上来讲。"阿尔弗雷德放出了实锤,饶是身经百战的王耀也感到心虚。
  
  阿尔弗雷德冷笑:"你不清白是因为我这有真凭实据了,可你凭什么说我不清白?"
  
  王耀无可奈何地看着阿尔弗雷德:"阿尔弗,今晚我留在纽约。"
  
  阿尔弗雷德神色间隐隐有了一丝得意,"还不能为利比亚投反对票。"
  
  "成!"王耀一口应承下来。
  
  再回到小黑屋,阿尔弗雷德果然收起了图纸,不再提蘑菇的事。明眼人一看便知这两人又做了什么不可见人的交易,但也都未点破。
  
  "我也没别的要求,利比亚问题上,你们只要不投反对票就行。独【囧】裁先生向来两面三刀,我们哪个跟他没点恩怨,特别是伊万和王耀。伊利亚还在时,他跟着伊利亚没少挑衅我和亚瑟,伊利亚不在了,他又倒向我们转头来叫板伊万,至于王耀,我想你还没忘记他一直在'台【囧囧】湾'问题上犯你的大忌吧?"阿尔弗雷德说着观察了一下众人脸色,大家都沉着地笑着,并未表示异议,阿尔弗雷德不禁在心里替利比亚先生默哀,摊上这么个上司,实乃不幸,做墙头草也就罢了,毕竟小国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不得不左右逢源,但在做墙头草的同时又不遗余力地损害大国的利益就着实属于自讨苦吃的行为了。就连老好人王耀都乏于为他说好话,只向众人声明务必要让他先撤【囧囧】侨再行动。
  
  于是上半年在利比亚的问题五常难得保持一致意见,成功地通过了关于利比亚的各种制裁提案。但在下半年,继利比亚之后,安理会又出现了关于制裁叙利亚的声音。阿尔弗雷德明白叙利亚不同于利比亚,已经涉及到伊万的重要利益,无论如何伊万都不会放弃反对票,但是一致认为会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王耀却也在中东问题上罕见地跟随伊万投下了反对票。这让阿尔弗雷德意外的同时又忍不住气愤,于是当天他的发言主要针对王耀,先是表示对提案未能通过的遗憾和愤怒,随后又直指王耀的决定让人失望,以及勇敢的叙利亚人民会记住谁在为争取自由,谁又在维护独【囧囧】裁者的统治。亚瑟也表示伊万和王耀必须为以后发生在叙利亚的暴行负责。
  
  第二年,阿尔弗雷德又鼓动马修以不能对叙利亚人民坐视不理的缘由在安理会上提出新的针对叙利亚的提案,这个提案已经在原来的基础上做出了不少妥协,例如放弃对领导人的直接制裁,改为通过较为温和的方式,从石油方面制裁。但王耀仍然投下了反对票。于是阿尔弗雷德又联合亚瑟、弗朗西斯、马修第三次提出了关于叙利亚的决议草案,这一次他们甚至没有提到任何有关'制裁'的字眼,仅仅是谴责叙利亚独【囧囧】裁者对抗议【囧囧】者血腥镇【囧囧】压的暴行,可一再妥协后,王耀还是高高举起了反对的手。
  
  阿尔弗雷德这一回事真的气急败坏了,他已经能预料到王耀不会轻易改变态度,所以他事先撺掇安理会成员国将此次会议改为闭门会议,不允许任何媒体进入直播或拍摄。
  
  闭门会议期间,即使伊万没有出现,单枪匹马的王耀也没有退缩,他字字铿锵,态度严谨,一直试图将阿尔弗雷德等人对他的群起批判从人权等道德高度引渡向理性行事的层面。阿尔弗雷德很久没有看到这样的王耀了,自从决定韬光养晦后,王耀在联合国具有争议的话题上行使最多的是弃权票,他低调的不像话,以至于有时候大家都快忘了他也是拥有一票【囧】否【囧】决权的五常之一。
  
  "叙利亚政【囧囧】权屠【囧囧】杀人民,已经失去了合法性,中俄对制裁的否决是对叙利亚人民的二次伤害。"弗朗西斯在阿尔弗雷德催促的目光下不紧不慢也不痛不痒地说道。
  
  王耀这个时候还显得游刃有余:“我希望诸位能够严格践行联合国宪【囧】章的基本要求,不要让人道主义成为超越国家【囧】主【囧】权肆意干涉别国内【囧】政的借口。”
  
  “其实我们争来争去无非就是要“民主”还是要“稳定”,王耀,你作为‘稳定压倒一切’的代言人,蔑视民主,蔑视人权,自然也要庇护那些和你一样的独【囧囧】裁者,不然你当年的那件事也该让你受到安理会的审判了。在利比亚问题上你就态度含糊投了弃权票,现在更好,直接为了和你关系更亲密的大马士革政【囧囧】府投出了反对票。”亚瑟一如既往地占据了道德制高点,再犀利地揭了王耀的旧伤疤,这一招又狠又准,阿尔弗雷德不得不承认亚瑟在毒舌方面的造诣远胜过他。
  
  王耀冷眼看向亚瑟:“我不是谁的庇护者,也不是可以要跟你们唱反调,我只是希望你们在作出决定前能够更加公正客观理性,在还没有缜密的重建方案前,我建议先不要盲目去摧毁现在的一切。众所周知,阿拉伯世界碎片化是美国历来的大战略,现在他仅仅是为这个险恶的战略冠上“民主”光环。中国从来不反民主,但是请诸位在盲目行动前吸取利比亚这个前车之鉴的教训,战争、动乱造成的伤亡远远超过——”
  
  "既然你提到利比亚,那么我想我有必要让你知道一件事。"阿尔弗雷德从桌下拿出几张早就准备好的照片和报纸,"这是利比亚人民听闻你和伊万在叙利亚问题上投出反对票后发起的针对你们的游【囧囧】行活动,这是叙利亚人民反对你们支持独【囧】裁【囧囧】政权的游【囧囧】行活动,这里还有叙利亚的媒体发布的关于民众访问的报道,叙利亚人民认为联合国里有俄国和中国,它能再维持50年就烧高香了。该说俄国和中国在过去100年里几乎一直践踏人【囧】权,这两个国家尤其是中国,是敌人,他们还直言俄国和中国是一对捣乱分子。你维护了独【囧】裁者的统治必然要接受叙利亚民众的质问,面对民众的这些声音,你还能坚持认为自己做了对的事情吗?"
  
  王耀看着阿尔弗雷德展示的照片,中俄两国的国【囧囧】旗被当街烧毁,民众高举的横幅和木牌上中俄两国被划了红叉。这是真实发生的事,阿尔弗雷德没有做假,叙利亚的民众甚至是阿拉伯的民众恨极了他和伊万,将他和伊万视为阻挠他们获得'自由和民主'的罪魁祸首。
  
  "中国先生请放下利益考量,停止这种不负责任的阻挠吧。"葡萄牙先生义正言辞地说道。
 
  王耀神情有些恍惚,他的思绪还停留在阿尔弗雷德展示的内容上。
  
  "希望中国先生能尊重叙利亚人民的诉求,真正肩负起维护世界和平以及保障人民权利的大国责任。"路德维希说道。
  
  王耀看向路德维希,动了动嘴唇,似乎有话要说。此时,会议厅的大门突然被人推开,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参会的伊万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他目标性很强,直接走到王耀身后,单手捂住王耀的眼睛,另一只手朝众人竖起中指。
  
  安理会会议厅顿时如同沸腾的水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俄罗斯先生,这里是安理会现场!"亚瑟皱着眉头提醒道。
  
  "你是喝了酒直接过来的吗?我隔这么远都闻到你的酒气了!"阿尔弗雷德没好气地说。

  
  

评论(48)
热度(504)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