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角】平行线(01)

之前那个常异色互换世界的脑洞,小天使 @cold 写出来了,委托我代发一下。

预警:平行空间,常异色均有,而且互换了空间。

世界—
  伊万.布拉金斯基是个臭名昭著的大坏蛋,邪恶又残忍,就连他自己也不想对此做任何辩解,是的,他就是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而且他想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比他更坏的人了,他很满足这样的状态,至少实现了他的愿望,他从八岁起似乎就对这个世界丧失了热情,没有任何人或事能长时间吸引他的注意力,活着的每一天对于他来说仅仅是重复吃喝拉撒睡,人们拼命的学习、工作也仅仅是为了维持这种重复的生活,在成年人都未必愿意去想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时,八岁的布拉金斯基就已经开始思考这个深奥的哲学问题。十岁那年小布拉金斯基得出结论——人活着本没有意义,唯一的意义就是创造意义。
  
  听起来很难懂,但其实很简单,翻译成通俗的语言就是:给自己找点惊天动地的事做,让你的存在与碌碌苍生有所不同。小伊万给自己找到的事或者说目标就是打破世界上现有的一切约束性的规则,让人类回归天性。这个目标听起来就很丧心病狂,而且很不负责任,小伊万在课堂上演讲时说出了自己远大的理想,就算是小学生也能抓住小伊万的漏洞,质问他如果没有了规则的约束,那人类世界就和动物世界一样混乱不堪,没有法律,没有警察,到时候谁来保护弱者,谁来惩罚恶人。
  
  小伊万冷笑,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原本是自然界和人类社会通用的法则,但是人类在取得了一些成就后就开始沾沾自喜,竟然反其道而行之,禁止强者淘汰弱者,甚至要强者去保护弱者,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要大森林里的狼不能吃到嘴的猎物,还要狼忍住垂涎去为饥饿的猎物觅食,这显然违背了客观规律。
  
  "但弱者也不是自愿成为弱者,兔子也不是自愿成为兔子,如果我们和狼一样将弱者拆吞入肚,不是太残忍了吗?" 戴着厚酒瓶底圆框眼睛的亚裔男孩站起来反驳。
  
  "残忍?你知道人类是怎么走上食物链顶端的吗?你知道在人类学会利用工具之前,多少原始人被野兽拆吞入腹了吗?人类本身就是物竞天择规律下的胜利者,怎么现在却如此软弱了?"小伊万天生一副睥睨天下嘲讽众生的气势,把亚裔男孩暂时驳得哑口无言。
  
  很多年后,已经如愿所偿成为国际公敌SOV首领的伊万.布拉金斯基和他宿命般的敌人联合国特殊安全防卫局RLU的头领阿尔弗雷德.F.琼斯在争夺【圣物】时狭路相逢,长期以来的刻苦训练使他们的身手在同类战士中亦出类拔萃。他们都明白对方是旗鼓相当的对手,因此在交手过程中丝毫不敢分心,可就在这时西装革履的亚裔男人王耀闯进了他们的战场。
  
  对于王耀的突然出现,阿尔弗雷德也显得很意外。
  
  "布拉金斯基,你错了。"王耀义正言辞地说,"人类之所以能走上食物链顶端是因为他们懂得如何互帮互助,团结是使人类这个物种在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中顽强生存下来的基础,如果人类现在丢掉了这些美好的品质,人类迟早会走向没落。"
  
  伊万几乎快要被王耀那种朴素的正义感所感动,他哭笑不得地让娜塔莉娅去拖住王耀,他自己则和阿尔弗雷德继续纠缠。但就在此时,他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拖进了奇异的空间,那种感觉像是被丢进滚筒洗衣机一般,口鼻中满是粘稠的感觉,身体像是要被四面八方的力给五马分尸,每一根神经连联系在一起都似极其困难,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咽喉中如同灌满血浆一样,上不来下不去的铁锈味持续不断的冲击着脆弱的神经。
  
  这种感觉一直持续到伊万醒来,持续不断的恶心感让他忍不住抓住身边的栏杆,侧起身来不住地干呕。
  
  但他很快被人重新按回床上,紧接着那人就灌了他一大口苦涩的液体,并在他吐出来之前捂住了他的口鼻,托起他的脑袋让他一口闷了下去。
  
  待确定药物被全部吞下后,娜塔莎才松开手,用一旁的毛巾为伊万擦去嘴边的药渍后,按下一旁桌子上的按钮。
  
  “哥哥醒了。”娜塔莎对着墙上的通讯器说。
  
  “他的情况怎么样?”通讯器里传出低沉而冷静的男声。
  
  “情况好转,但精神还是有些絮乱。”娜塔莎看了看眼前显示脑电波的仪器。
  
  “我知道了。”对方停顿了一下(中间夹杂着类似翻页的声音,紧接着是脚步声)“先带他去洗漱一下,我马上就到。”
  
  伊万还在因被呛到咳嗽,但他的感官却非常清晰。在通话那头的声音很清冷,和娜塔莎的高冷不同,是一种类似于机械一般的冷。伊万肯定自己手下没有这号人,他讨厌过于冷静的人,这会让他觉得生活毫无乐趣可言,但不是说天生的乐天派就会让他对其有好感,比如阿尔弗雷德,那个脑子里只有正义与爱的白痴。
  
  想到这里,伊万突然想到此刻身体的狼狈是拜谁所赐。
  
  “娜塔,今天是几号?”他抓住娜塔莎的手问道。
  
  “二十三号。”娜塔莎回答,她小心的去掉伊万身上的仪器管,然后搀扶起伊万,伊万借着她的力量朝盥洗间走去。
  
  二十三号,距离二十号【圣物】的出现已经过去了三天。伊万集中精力努力回想三天以前发生的事,阿尔弗雷德率领的RLU与由伊万领头的SOV从不同方位进入【银雎】区时,灰暗阴沉的天空突然被一道白光分割成了两半,紧接着一个闪烁着紫光的物体出现在了众人的视野中。
  
  随之而来的是战斗的打响,街道上茫然的群众只顾沉迷于那耀眼的紫芒,忘记了这里火并会给他们带去的危险。在娜塔莎牵制住王耀后,伊万和阿尔弗雷德毫不犹豫的找上了对方。双方都知道唯有对方倒下,否则没有人会得到,或者说会活着得到圣器。
  
  然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圣物】周边的磁场在悄然变化着。饶是负责情报收集整理的马修和罗德里赫也只能根据已知信息推测出【圣物】的出现地点和时间,而双方对【圣物】本身了解又是少之又少,只是知道它能够撕裂空间。
  
  阿尔弗雷德和伊万都下了死手,一来是死命令,二来两人对对方可谓是深恶痛绝,两人从阵营到性格再到喜好都截然不同,杀死对方或许是两人这辈子的终极目标。体能的异能被疯狂调动,直抵对方要害之处,杀红了眼的两人丝毫没注意周围波动的异常。等到王耀和娜塔莎发现不对时,被异能激发了临界点的空间刹那间撕裂开来,瞬间吞噬了爆炸中心点的两人。
  
  “娜塔,圣器的下落如何?”伊万扶住额头,晕眩感让他暂时还无法稳定自身的状态,只是凭着记忆打开水龙头。
  
  “我们没有人得到它,”流水的声音响起后,娜塔莎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模糊,“爆炸后【圣物】就消失了,但从现场空间波动来看【圣物】并没有离开我们的这个空间,具体方位正在重新确认……”
  
  娜塔莎的声音停住了,她看向走进房间的两人。伊万正在用毛巾擦脸,突然感到有人抱住了自己。
  
  “太好了弟弟,你终于醒来了。”冬妮娅带着哭腔的声音落在伊万耳边,“我真高兴,你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当时的情况真的太糟糕了,血流了满身,精神都快要溃散了,伊莎检查的时候脸色都白了一片,我当时都吓傻了,小娜塔也是,真是后悔没有阻止你们两个人,幸好有……哦!对了!”冬妮娅松开了伊万,有些惭愧的说到,“抱歉,我有些激动了……我是说,你能活下来多亏了黯熬制的药,我知道你很想他,他就在我后……”
  
  冬妮娅突然被推开到一旁,等她站定后不禁发出了尖叫声。王黯在维克多走向自己时丝毫没有警戒,只是低着头翻阅手上的资料,突然间,一股大力掐住了他的脖颈将把他摁在墙上,手中的资料洒落了一地,王黯这才察觉到对方身上毫不掩饰的杀意。
  
  伊万简直难以置信,他从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SOV总部看见王耀,而且对方犹如出入无人之境般毫无顾忌,甚至是由他最亲爱的姐姐冬妮娅亲自带进来的,如果不是SOV全体背叛了的话,那就极度可能自己已经落入了RLU手中,所以自己现在是……
  
  无力感来的毫无预兆,就在伊万往最坏的方向猜测时,眼前突然一黑,接着自己的意识就再度陷入了昏迷,整个人瘫了下去。王黯也摔到地上,因为缺氧而大口喘着气。
  
  “……冬妮娅,你先帮娜塔莎把维克多移到床上——我可以自己站起来,娜塔,你先给他注射一管镇定剂。”强忍着喉咙的不适,王黯有条不紊地下达指令,当他准备扶墙站起来的时候,另一个人已经俯身将王黯的胳膊架在自己身上,扶他到一旁坐了下来。
  
  “维……首领这是怎么回事?”任勇朝问道,他和基尔伯特赶到的时就看见维克多将王黯摁在墙上的一幕,王黯虽然丝毫没有挣扎,看起来并不像是反目成仇,可他的脸上已毫无血色,毫无疑问维克多下了重手。
  
  王黯咳嗽了几声,缓解喉咙不舒服的感觉后才说:“我在下来之前接到娜塔莎的消息,说维克多尽管已经醒了,但精神还是有些絮乱,他现在状态不稳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我也大意了,没注意到他的不对劲。”
  
  “可是你和维克多那样的关系,就算他再怎么絮乱,最先攻击的目标也不应……”基尔伯特走上前来将一叠资料放在桌上,没说完的话被王黯抬手打断了。
  
  “总之,娜塔莎已经给他注射了镇定剂,基于他刚才的情况我需要进一步的观察,基尔,你去把伊莎叫过来,其他人就先出去等候。"王黯说着又加强了语气,"另外,首领精神不稳定的事不允许外传,明白吗?”
  
  众人了然点头。
  
  “不行。”冬妮娅却站起来反对道,“小娜塔也要待在这里,刚才的情况太危险了,至少得有两个人留下来相互照应。”
  
  王黯这次沉默了一阵,没再反对。娜塔莎将另一把凳子拖了过来,王黯又说:“娜塔,你先休息一下吧,半个小时后我叫你。”
  
  娜塔莎没有推辞,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她确实需要休息一下,先前维克多突然暴动时她的精神颓靡,导致没及时做出反应制止维克多对王黯的伤害,现在心里还对王黯有些愧疚。
  
  —————————————————
  世界+
  艾伦是被吵醒的。
  
  亚瑟和弗朗西斯正在日常互怼,话题从最开始寻找阿尔弗雷德一直到两人进入RLU前对方坑自己没有通过学术考试。本田菊手足无措的站在一旁,不知道自己是该劝架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在他觉得自己快要爆炸时,艾伦终于不耐烦的睁开了眼,这在本田菊眼中简直是天赐良机。
  
  “琼斯先生,您终于醒了!”本田菊“惊喜”的叫道,不大不小的声音成功让正在吵嘴的两位先生闭了嘴。
  
  “你总算醒了,恭喜你破了你自己小时候最长的赖床记录。”亚瑟还在纠结于自己被弗朗西斯打群架拉下水的往事,正在气头上,弗朗西斯就吹了一声口哨:“嘿!小阿尔,别听你哥这么说,”他挤了挤眼,“你也就睡了三天而已,比起亚瑟上次发酒疯发烧昏睡的时间短多了……”
  
  弗朗西斯跳开去,躲避了亚瑟的肘击。
  
  “琼斯先生,您的身体是否还有不适?”为了防止两人又吵起来,本田菊赶紧找了个话题,并把阿尔苏醒的消息发给了路德维希。
  
  “哦,是的,我确实挺不舒服。”艾伦阴晴不定的看着面前的三人,高傲的抬起了下巴,“奥利弗,我不是早建议过你忍受不了RLU的‘某些人’是完全可以离开的吗?”
  
  艾伦的话让房间陷入了诡异的沉默中。
  
  “……奥利弗是谁?”亚瑟挑起眉先打破这安静的气氛。
  
  “或许是小阿尔心中另一个超级英雄的名字。”弗朗西斯笑了笑,朝艾伦抛了个媚眼,“我就说他已经这么大了,不能继续看英雄电影了,否则一觉醒来还感觉自己活在梦里。”
  
  “弗朗西索瓦,”艾伦脸色沉了下来“谁允许你这么说话……”
  
  “好了小阿尔,我们不想知道你在昏睡中又自我创造了几位英雄。”弗朗西斯微笑的打断了他的话,“你需要知道的是在你昏睡期间RLU发现的最新情报,是关于……”
  
  “等等,你刚才叫我什么?”
  
  “他叫你阿尔,”亚瑟一脸嫌弃的说,“还是说你想让他叫你阿尔甜心?阿尔宝贝?顺便说一句,你上次就因为这件事让他在床上呆了一个星期。”
  
  “我没有问这个!”艾伦忍不住吼道“我说的是我的全名!”
  
  “是阿尔弗雷德·F·琼斯,阿尔先生。”本田菊赶紧回答。
  
  “……还有呢?关于我其他的信息。”
  
  “我的天,我就说不能让任勇洙在总部放那些奇怪的电视剧!”弗朗西斯夸张的对亚瑟嘀咕道“那里面的经典桥段就是车祸,失忆和癌症。”
  
  “我劝你积点口德,”亚瑟白了他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有起床气,被他听到的后果任勇洙是个很好的例子。”
  
  而艾伦此时心中却是翻江倒海,刚才弗朗西斯在叫“自己”时,浓重的法国口音让他把“阿尔”错听成“艾伦”,而且更加诡异的是,如果本田所说情况属实,这个阿尔弗雷德除了和自己名字不同外,其他方面与自己别无一二。
  
  床旁边放着弗朗西斯的镜子,以便他能随时整理自己的仪容。当艾伦看见自己头上的呆毛和白净的皮肤时,忍不住爆了粗话。好在在他要将镜子砸碎时,弗朗西斯及时的将镜子拿走放到自己身后的板凳上。
  
  本田菊心惊胆战的看着低气压中心的“阿尔弗雷德”,决定先暂时离开房间去外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当他打开门时,迎面撞上急匆匆赶来的路德维希和王耀,看着面前的人浓重的黑眼圈,本田菊微微颔首。
  
  艾伦有些头脑发涨,忍不住抱住头,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陷入到苦恼与恐慌中,“自己到底是阿尔弗雷德还是艾伦”的怪圈让他喘不上气来,胸口仿佛被一股巨力揪紧,突然,他感觉自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抱住他的人没有多言,整个空间中只听见两人的心跳声,艾伦发现自己在这个陌生的怀抱中竟获得了久违的安全感和平静感,在强烈的心理暗示下,他也回抱住对方,并且力道更深。心中的不安宛如被放下的巨石,让他顿觉轻松,忍不住抬头去看对方是谁。
  
  琥珀色的温柔对上了惊恐的蓝色海洋,而下一秒,艾伦感到自己的脸颊上贴上了另一个人的温度,那个被他认定为最讨厌的人之亚军温柔对他说:“阿尔弗,我在。”
  

评论(20)
热度(360)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