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角】平行线(04)

代发天使@cold 久违的第四章。

伊万小心的往旁边瞟了一眼,看见王黯的姿势依旧没变后,心虚的再次把目光投向窗外。

此时伊万的心情跟外边的云朵颜色一样茫然,他看得出来王黯没在气头上,但这具身体在伊万说出那番话后,他的人生中竟久违的出现了羞愧的感觉,伊万尽力想摆脱这种感觉却无济于事。

暗暗在心中痛骂维克多的“妻管严”让自己不得安生,伊万就这样如坐针毡的历经几小时后熬到飞机抵达目的地。刚下飞机伊万就抢先拿过两人的行李,希望心中那份挥之不去的羞愧感能消停一些。

真希望能发生其他的事把这件事盖过去。一路上伊万都在这样想,然而不管是安检人员还是空姐的服务这一次却好的出奇,就连飞机上的乘客似乎是在参加素质竞赛,一路上个个干着自己的事,尽量不为他人带去任何麻烦。

伊万拉着行李走出老远才发现王黯不在自己身边,本着人生地不熟的焦躁伊万急急忙忙的往回赶,正好撞上了王黯护着一位女警官,被一个年轻女人指着鼻子尖酸刻薄的控诉的一幕。

“我告诉你,我从小就不喜欢被别人碰!”女人尖细的声音响彻了整个大厅,“特别对我全身上下到处摸!”

“这是机场的规矩,为了保证机上每位乘客的安全,任何人都要接受检查。”王黯冷冷的回复,“没有人会得到特别待遇。怎么就你特别些?还是说你本来就有猫腻?”

女人像被最后一句话给激怒了,开始谩骂“国内的人真是没出国没有见识,说的话都这么没教养”之类的言语,又叫道“你们耽误了我乘飞机的时间,把你们的经理给我叫出来,我要跟你们的经理谈!跟你们谈我说的心累!”

一直被王黯护在身后的女警官听到这里忍不住想要反驳,由于推不开身前的男人,只能隔着一个人出声:“这位乘客,如果你配合我们的检查你现在完全能在飞机上,还不会影响其他乘客的时间,并且这事是由我们负责,经理没空来解决你这种事情。”

女子听罢却怒火更甚,用手恶狠狠的指向王黯和那位女民警,叫嚷着“我要投诉你们,这机我不搭了!”便气冲冲的往回走,然而还没等伊万赶到现场又折了回来,一屁股坐在了自己的行李箱上,叫嚷着,“我累了,你们把我给抬着送出去吧!”

“你刚才不是说不喜欢被别人碰的吗?”女民警“提醒”到。

此时其他民警接到消息也围了过来,对现场成半圆状分布,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女子像是被这场景彻底激怒了,猛的从行李上跳起来,肆无忌惮的谩骂,从对民警的人身攻击到对国家制度,叫嚷着自己在民主的国外从来没有这种待遇,国内的人真是没有受过好教育,不像自己在意大利享受着高等教育,骂着骂着,她找到了一个集火的目标,对着带头的民警用着高人一等的声调进行嘲讽。

年轻的小伙子这下子彻底被激怒了,他怒不可遏的站了出来,朝她吼道:“我警告你收回刚才那些话!”女子被吓到了一样,面露胆怯之色禁了声,但她很快便掉转了目标,冲到王黯面前,挑剔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他一番后,说道:“我瞧你长得还算看得过去,怎么这么喜欢管人闲事呢!”

“这位乘客,你已经涉嫌扰乱公众治安,我们东方派出所有权对你进行强制带离。”女民警试图让王黯置身事外,她将王耀往旁边推了一下,严肃地对闹事的女子说,“现在你说的每一句话都会成为证词!”

女子没有搭理她,继续挑着眉说:“我看你也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你来说说,是不是欧洲那些发达国家的机场的人没有像这样不懂教养?啊,对了!特别是美国!我跟你说,我前些日子刚去过那边……”

女子突然失了声,脸上布满恐惧,她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脖子处被分裂开,头和身躯仿佛是两个互不干联的个体,似乎自己再多说一个字鲜血便会喷涌而出,看着眼中满是阴冷的王黯,身体不住地颤抖起来。

随之而来的是响亮的巴掌声,伊万站在两人之间威胁道“给我听着,”他冷笑,“不要在我面前提到那个白痴所在的国家,听到一次,我就让你掉一颗牙!”

女子没有说话,只是呆呆的坐在地上,任由警察给自己带上手铐。那位女民警犹豫了一下,来到两人面前向他们说明刚才的暴力举措需要伊万也要前往警察局录个口供,不过在审讯室内,伊万只吃了一块羊泡馍就被另一位民警给带了出来,他对路见不平仗义执言的王耀和伊万表达了感谢,又告诉他们以后这种暴力行为要尽力克制,虽然过程很大快人心,但在法律上很难给大众一个具有说服力的交代,这次算是特例特办,王黯点了点头,安静地带着伊万离开了。

伊万觉得这些民警与王耀很相似:明明面对的是不可理喻的人,却一再退让,明明已经到了难以忍耐的极限,还是尽最大可能选择用言语代替拳头。他不禁感叹到底是一个民族的人。又想到如果是在国外,伊万非常确信刚才那个蔑视执法人员的泼妇会被警察当场击毙,而不是和她周旋BB半天,而且还不算违反法律,反而是公事公办。特别是在那个FUCk.琼斯的国家。

因为脑海中想象的鲜血四溅的场景,伊万烦闷的心得以疏解,忍不住偏头看王黯的表情,却发现出了警局以后,王黯的脸色便一直没有变化,他漠然地看着前方的道路,神情冷的如同西伯利亚的寒风。伊万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顶以示安慰,王黯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接着埋头赶路,不过他很快被一股大力拉住,然后两人坐在了一旁的椅凳上。

伊万很快适应了这个世界,也猜测出是圣物搞得鬼,毕竟娜塔莎和伊丽莎白的性格除了更加冷峻点外与自己的世界别无二致。真正让他感到乐趣的是王黯,这个与自己死敌近乎是双胞胎的男人在性格上却与王耀截然相反。王黯追求的不是打破规则,而是追求疯狂,这或多或少让伊万感到相处十分融洽,但他也得知对方并不是好管闲事的性格,心中不免有些疑惑。

伊万还在为心中的困惑斟酌语句时,最先开口的却是王黯。

“维克多,”他沙哑着声音说道,“我可以容忍别人的疯狂,但我绝对不允许有人在我的家乡上说着冠冕堂皇让我恶心的话语。”王黯说完后就沉默了,伊万抿了抿嘴,将王黯拉到自己身上。

“我懂。”他说。
—————————————————

世界+

当艾伦逃离现场后,总会拉上本田葵伪装成不起眼的路人在华盛顿特区明目张胆的闲晃。每当这时,艾伦便会高谈论阔,从自己的死敌开始骂起,到对《异能法》的抨击,埋怨其规定除非政府要求和战争等特殊情况,异能者一律禁止在公共场合使用异能的规定。

“而且还是从五年有期徒刑到死刑不等!”艾伦夸张的向本田葵喊到,“这样做只会滋长邪恶势力的生长!英雄无法展示自己的真实实力!”

好在他每个话题每天只谈论一遍,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转移到麦当劳的新名字上去了。本田葵暗自叹了口气,继续开着自己的被动异能——沉默空间,让这位媒体的宠儿肆无忌惮的声音不被泄露出去。

艾伦不是不能找别人,但一来本田的能力于他而言是最安全的,二来除了这位沉默的东亚男子,总部里其余人要么是说不到两句就会脸红脖子粗一副随时能干架的模样,要么就是走过一次后就找各种理由推脱,【任勇洙是个例外,他是唯一会被艾伦以太吵的理由而剔除出去的人选】,导致艾伦已经习惯性找本田葵当树洞使。身上流淌着大和男子沉默寡言血脉的本田葵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在心中提醒自己“维克多是个热衷打破规则但又追求刺激的人,所以他也不会在公众场合只用异能,并且在对抗艾伦以外所有的异能者时通常用的都是热武器。”来让自己不陷入【艾伦思维】,即使这是一个言论自由的国家,但他勉励自己尽量做到不在公众场合谈论法律之事。

艾伦一直以为只有本田葵是个例外,但现在,他侃侃而谈,王耀时不时点头表示倾听,让往后的艾伦坚定的认为自己动心的苗头在那一刻就已经破土而出。

虽然马上就被王耀坚持让自己化装才能出门的强硬措施给掩埋了。艾伦总算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自己的别墅还没被曝光的原因,但这不表明自己会听对方的建议,所以他选择摔门而去。

但他刚走出门便回到了王耀的面前。

F*CK!艾伦心想,他忘记王黯的异能是空间转换了,作为王黯在这个世界的映射体——王耀的异能也必然与空间转换相关,虽然说范围有限,但出这栋房子是肯定不可能的。看着王耀平心静气微笑的面孔,艾伦气急败坏的打开箱子开始化装。两人终于在十分钟后出发前往便利店。
  
  世界+

王耀有时候觉得阿尔弗雷德的脑回路着实清奇。比如十岁那年在洛杉矶小学,自己被这个愣头青叫到一条走廊里,以为对方只是宣扬他自己获得同好的感言,毕竟阿尔弗雷德的英雄梦让他时常分不清现实与理想,结果当王耀维持着不可挑剔的笑容耐着性子听他讲完长篇大论后,自己的初吻却当场被夺走,后来即使因为追可恶的小琼斯闹翻了半个校园,失去了所有恪守的理智将对方揍到叫爸爸的程度,王耀依然怒气难平,小男孩总是对未来怀有无限期待,十岁的王耀在失了初吻后,心中无限悲哀,烦恼于该如何向未来的恋人解释他的初吻被另一个男孩夺走了。

又比如那个夏日的夜晚,阿尔弗雷德以“海边的风很凉爽所以出去走走吧”为由强行把王耀从舒适的空调房里拽出来,王耀强忍着怒气和身上的黏糊感听着他说些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觉得树上的知了的声音比这个傻货的言语还悦耳一些。更加让王耀懵逼的是中途对方还走进一家商店,出来时左手拿着美国国旗,右手拿着中国国旗,面色凝重的带着自己继续往前走。虽然很想问对方是不是脑子坏掉了但王耀本着一颗好奇的心忍住了说话的冲动。

当两人走到自由女神像下面时阿尔弗雷德突然刹住,面色隆重的转过身按住王耀的肩膀,借着路灯,王耀看着那白净的脸庞上透露着不知是热的还是累的的红晕。

“耀,今天是七月七日,是你们家的七夕,所以,”阿尔弗雷德深吸了一口气,将两面旗帜拿到两人之间,喊出了借鉴谷歌上在恋爱小说中最容易成功的告白话语,“美利坚的旗帜此时代表着我的心,它有着汪洋大海,又有着万千星辰,你愿意和我一起前往那片星辰大海,向着种花家的红色朝阳走下去吗?”

王耀简直要被感动哭了,他哭笑不得表明自己因为以后不想接受第二次这样智障的表白所以他同意成为阿尔弗雷德恋人的要求,随后就开始猛烈批评美利坚国旗上绝对不可能有万千星辰和汪洋大海,告诫他这种霸权主义言论再让他听到一次,阿尔弗雷德的破糟事就自己解决自立根生不要再来找自己。最后王耀警告以后不许再乱用自家的动画片来用作告白的的材料。不过阿尔弗雷德并没有听进去,因为他在王耀同意自己的那一刻就欢天喜地的抱起对方,像身后的自由女神像一样,在原地兴奋的转起了圈,庆祝自己十几年的暗恋终于修成正果。

再比如现在,这位少爷不知道又发什么疯坚持要步行前往便利店,并表示自己答应王耀的要求化了装所以对方现在也必须要跟着自己走。

“好吧,听你的,我的少爷。”王耀妥协了,任由对方在前面带路。当两人路过了三个便利超市,两个红绿灯后,艾伦突然像找到了线索的警犬一样,径直朝着另一群别墅区走去,王耀感觉自己像是在侦探的警官,马上罪犯将会落入法网,也忍不住加快了脚步。两人在一家装饰朴素的房子前停下,艾伦指着大门,像在当面指着这家主人的鼻子一样,质问道:“这里住的是谁?”

“拜托,我又不是这里的警官,我怎么知道哪位先生或者女士住在这里。”王耀像哄小孩一样回道。

艾伦此时心中升起一道无名火,即使知道这是另一个世界,但充满正义感的自己认为他人住进“自己”的房子这件事是不道德的。懒得去说服自己,艾伦憋了一肚子气开始往回狂奔,任由王耀在后面无厘头。

艾伦(阿尔弗雷德)的能力是风和火,两种元素性能力,他经常抓住法律上的漏洞——即在平常不能使用杀伤力的异能——来助推自己的一些身体机能,比如说现在,借着风力加成艾伦一口气跑过了三条街,停下时才发觉王耀消失在了自己的视野里。想着对方大概不敢在公众场合使用自己的异能,艾伦有些开心的向着一个酒吧走去,庆幸自己出门前化了装不会被人看出来。

酒过三巡,艾伦不住地给自己灌酒,希望自己如同那些穿越小说般就此睡回去,然而喝到最后,除了有些晕晕乎乎的便没了其他感觉。当他正准备再向吧台要一杯白啤时,一个人走了过来止住了他的行为,付了酒钱后就架着艾伦离开了酒吧。看着眼前一跳一跳的马尾和熟悉的轮廓,艾伦嘀咕了一句真是阴魂不散就将自己整个人压在了对方身上。突然自己的腰部被一个硬物抵住,喝昏了头的艾伦还未反应过来,只听见一声枪响和一声尖叫。

顿时,世界内血花四溅。

阮氏玲在印度尼西亚执行任务时接到了总部的临时来电,“伊万”亲口指示自己立即前往夏威夷执行一项特殊任务——刺杀阿尔弗雷德,并提供了一个住址。虽然有些疑惑首领为什么这么确定阿尔弗雷德会前往夏威夷,以及住址的来历与准确性,阮氏玲还是马不停蹄的前往目的地,而就在当晚9:27时,阿尔弗雷德和王耀真的出现在任务地点,并且任务目标迅速离开了最大障碍。幸而自己极善追踪,在一家酒吧内迅速找到了目标人物,带到一条偏僻地时,阮氏玲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

艾伦猛的推开越南女孩,下意识的摸上自己的腹部,却只感受到衬衫的干皱,而阮氏玲痛苦的倒退了几步,左肩上鲜血淋漓。马上艾伦眼前的事物又是一变,在他正前方80米处王耀踢掉了阮氏玲的手枪,正在试图活捉对方。

王耀用了两次空间转换!这是第一反应,接着艾伦看着本应是同一阵营的二人此刻却在相互厮杀,心中不免有些复杂的感觉,特别是其中一个本是自己死对头之一,而他现在却在保护自己。

阮氏玲本擅长刺杀而非正面对抗,此刻受了伤的她根本就不是王耀的对手。但就在胜局将定之时,一个人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捡起了地上的手枪,从容不迫的对准正在缠斗的二人。

艾伦不知道自己能干些什么,他能做的只有全力狂奔,看着基尔伯特玩世不恭的笑脸,脑海中猛然想起那一次的自己也是这样的表情,黑黝黝的枪口对准因大腿受伤而瘫坐在地上动弹不得王黯,按下了扳机。而他现在所正在做的,与当时的维克多如出一辙。

枪响,王耀应声倒地。

—————————————————

世界-

1991年的那个圣诞,伊万出生。

此后十年间,他看着路上饥肠辘辘的行人,看着报刊上宣扬的“休克疗法”,看着电视上高声宣扬资本主义的政客和绅士风度的西欧评论家,狠狠地将手中的雪团扔向那些可恨的嘴脸。

去他的正义!伊万想,那些人渣的正义就是让一些人活的像个人,另一些人活的像围栏里的牲畜!

达尔文的《物种起源》让伊万有了新的想法:尽然你们要的是正义,那行啊,活下来的人才有资格享受那份埋葬着千千万万穷苦人民的命的食物和住所。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弱肉强食,自然选择。在幸运的被选去美国学习先进教育时,伊万在课堂上公开表明了自己的看法,并就此恨上了政客琼斯家族的小胖子和华裔王家的独生子。

后来,SOV的总部设在了白俄罗斯的首都明斯克,这也是那群蠢蛋死都找不到总部的原因,没人会相信一个苏维埃的信仰者会将自己的结晶放置他乡。伊万冷笑,只想问这些人在那片土地上究竟还残余多少红色信仰。

伊万承认自己以偏概全有些严重,但他是个疯狂的人,所以他拒绝改变自己的想法,并认为听他们讲道理是很困难的事。

但现在伊万觉得那时的自己真是太年轻,真正困难的事应该是眼前的难题。此刻两人正沿着已变清澈的黄河水听王黯讲两人那过去的故事,伊万只感觉一股乡村味扑面而来,正浓浓的嫌弃这个世界的自己时,王黯突然转过身来,平淡的说道:“维克多,我相信你还记得我家的位置,这是你亲口承诺过的,你不会因为一次意外就忘记的,对吗?”

这是一次千载难逢的弥补机会,就像你的英语默写得了C,但你和蔼可亲的老师允许你重默一遍并以本次的成绩作为你的最终考试结果。但伊万现在的情况是,他完全不知道老师让他默的是哪个单元的单词。

伊万:我可以拿着空成绩单回家吗?

评论(12)
热度(245)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