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典《2017》节选

 混更加宣传。


  因为之前有小天使说特典文章希望看到试阅,这里就放一部分。特典全文8w字。国设时政,着重讲了2017年发生的几件大事,穿插历史。

片段一

琴键落下又复原,美妙的旋律蜿蜒成河向他缓缓流淌而来。助理走到身边提醒他时间的紧迫,他下意识向王耀看去,在热闹与光华之中,王耀安静演奏的侧颜,垂下的浓密乌睫,挺直的秀气鼻子,恰到好处的柔和轮廓,美好得像是一幅画。他一直知道他和王耀之间存在某种默契,或者说心灵感应,每当他在人群深处回头时,都能对上王耀恰好投来的目光,这一次也不例外,他下定决心要离开时,王耀忽然抬起头,不经意的目光穿过重重人影锁定了他。


  似乎是他们之间又一次巧合的相互凝视,又似乎是一次蓄谋已久的眼神重逢,沉沦在那双深色眸子里的同时,阿尔弗雷德脑海中浮现了他们一起走过的风起云涌的时光,谈不上多么刻骨铭心,却也不至于不值一提,许多细微的表情来不及看清便成了回忆里时时惦记的存在。


  阿尔弗雷德想:至少要看清这一刻王耀眼睛里细腻的感情。可助理再一次提醒他是时候启程回国了。不能继续为王耀的目光停留,阿尔弗雷德强迫自己转身离开,这件事最终成为阿尔弗雷德心中挥之不去的遗憾。


  阿尔弗雷德走出会议中心,北京的天空难得一见的干净澄澈,早春的气候也清爽怡人,涤荡人心,阿尔弗雷德深呼吸,将郁结在胸口的浊气吐出,精神振奋了许多,他的心却始终无法获得安宁。王耀话中有话,阿尔弗雷德还未参透便已经感受到失去了什么,这个念头长久地盘亘在心上,令眼前的一切都蒙了一层阴影。

片段二


  “任何人都不能成为我和王耀为之动武的理由。”阿尔弗雷德骄傲地把当初在任勇朝跟前说的话又对亚瑟说了一遍。


  亚瑟却反问:“王晓梅也不能吗?”


  阿尔弗雷德气馁地回答:“她是例外。”


  亚瑟又改变了话题,“你的生日礼物,我已经托人送到华盛顿了。”


  “这可真是迟到的生日礼物。”


  “总比没有好。”


  阿尔弗雷德想想确实是这样,今年的七月四日,简直是他经历过的最糟心的独立日。先是任勇朝在凌晨时分成功试射了一枚洲际导弹,后又有媒体抱怨美国已经完全被中国制造占领了,就连庆祝独立日的烟花超过百分之九十都是产自中国,上司在推特上上传的以其竞选口号为主题改编的歌曲《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让美国再次伟大》)也被英国媒体吐槽是朝鲜风格。就在他认为不会有更糟糕的事情发生时,王耀给了他最后的‘惊喜’,没有电话,没有短信,就像是突然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而现在最不愿意为他庆祝独立日的亚瑟主动提出送礼物,也算是给了他一些迟到的安慰。


  “亚蒂,”阿尔弗雷德想起在东京的酒吧里,模仿日本的青年对模仿中国的青年唱的那首表达谢意的歌,心有所动,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走上独立之路,但是没有亚瑟就没有现在的美利坚合众国是不争的事实,他在庆祝独立时,或许还是应该对抚养他长大的亲人说一声,“谢谢。”


  “你想感谢我什么?感谢我送你的礼物还是感谢我没有对你的处境袖手旁观?”


  “当然是感谢你的礼物了。”


  “我就猜到是这样,毕竟你是个没心没肺的小混蛋。”


  阿尔弗雷德在当天就收到了亚瑟的礼物,是装在半人高的保险柜里运过来的,柜门上加了三道密码锁,足见亚瑟对礼物的重视程度。阿尔弗雷德好奇亚瑟究竟送了他什么了不得的东西,迫不及待打开柜门,被绿色丝绸紧紧包裹的礼物安静地躺在防震用的海绵和泡沫之中,阿尔弗雷德小心翼翼取出礼物,根据礼物的扁平的形状,他已经猜到藏在丝绸后面的或许是一幅稀世名画。但真正揭晓答案的那一刻他还是被眼前所见震惊了。


  用镶金画框装裱的油画肖像确实算得上是古董,只是此作的画师对于西方人来说非常陌生,因为他长期供职于东方古国的宫廷。阿尔弗雷德愣了几秒才将画布上的人像和‘王耀’这个名字对上号,不是画师技艺不精,而是这幅画的整体风格太阴郁,寝宫里光线晦暗,充作背景里的箱柜都是色泽厚重的老红木和紫檀木,彩绘描金,王耀抱着一只黑猫坐在雕刻繁复的黑漆木椅上,似悲似悯的目光看向了侧前方某个未知的地方,宽大的石青色补服几乎融进背景中,黑色披领压塌了他稍显瘦窄的肩,上面绣着的金鳞龙纹和赤绿祥云细节清晰,画布之上只有王耀秀丽的脸是浅淡干净柔和的颜色,在浓郁阴沉的背景衬托下变得苍白,透着病态娇媚傲慢又腐朽的历史感。


  阿尔弗雷德像是中了魔怔,呆呆地看着画像上的王耀,心里什么具体的想法都没有。美国文化外向高调,素来崇尚自然与活力并存的健康美,阿尔弗雷德以为他只能接受像王耀这样纤细却并不病弱温和却并不阴柔的情人了,但是画像呈现出来的‘王耀’与现在大家所熟悉的那个他大相径庭,阿尔弗雷德却没有感觉不适,甚至理解了亚瑟曾经狂热的东方情结。浓烈的异域诱惑,神秘的东方风情,足以对以占有和征服为特征的海洋文明国家构成致命吸引力。


  画像下压着一张绘着玫瑰花的贺卡,亚瑟在上面写了漂亮的花体文字:


  “二十一世纪是你们的世纪。”


片段三

王耀临阵脱逃了,在‘真相’还是‘假相’的问题将要揭秘的前一刻懦弱地逃走了。阿尔弗雷德因此更加清晰地得出结论,王耀就是个刺猬,对待感情敏感多疑,谁令他困扰,他便要立刻竖起全身的刺掩盖内心的柔软,他从不惧怕现实生活中的艰难困苦,唯独惧怕感情上的‘不公平’,或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在他的感情观里,谁付出更多,谁付出更真,谁便是输了。也是受这种观念的支配,王耀的‘真情流露’才显得谨慎而稀有,对阿尔弗雷德难有更进一步的深情,却有随时随地说散就散的决绝。


  在感情上畏畏缩缩犹豫不前的王耀不是第一次这样抛下阿尔弗雷德。上一次发生在08年,距今刚好十年。彼时金融危机爆发,为了将以中国为主的重要新兴经济体拉入全国经济对话以及治理的框架中来,原本只是各国财长之间进行非正式对话的G20会议正式升级为二十国集团首脑会议。时年11月,王耀随同上司来到华盛顿参加G20会议,受到媒体热烈追捧。聚光灯下,王耀长时间不变的笑容略显僵硬,仿佛是一夕间,他便由最沉默最低调甚至被认为是最名不副实的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摇身一变成了世界经济的‘救世主’,不仅万千光环强加于他,国际社会上更是出现了‘美中联合治理世界’的声音。


  王耀很快便适应了这种戏剧性的变化,他在峰会上积极建言,并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都希望中国承担更多国际责任的压力下,表示愿意为世界经济的稳定贡献自己的力量,但也委婉地提出扩大中国在世界金融体系中发言权的要求。阿尔弗雷德从他的演讲中听出了某种远大的抱负,却仍出于对中国惯性的轻视未把它当成首要的威胁,真正令他恼火的是以法国为首的欧盟在峰会上勾勒的金融体系改革蓝图,彻底暴露了欧盟想要在金融体系上‘谋朝篡位’的野心。尽管危机四伏,阿尔弗雷德仍坚信他能掌控好一切,不管是欧洲、中东还是东亚,他的影响力将永驻这三个核心政治版块。


  首日峰会结束后,白宫举行了盛大的晚宴招待这些远道而来的贵客。王耀被安排在离主人最近的位置,阿尔弗雷德转过头就能跟他交谈。美中关系虽然在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后又逐渐热络起来,但无论如何也回不到八十年代那样的‘蜜月期’了,阿尔弗雷德毋庸置疑是个喜新厌旧的性子,当王耀敛去所有锋芒一心一意专注于国内经济发展后,他的目光渐渐地便转向了其他地方,两国不温不火地处了七年,期间倒也相安无事,彼此之间的交集仅限于国际场合中的重逢,忙碌时从不记挂,闲暇时偶有牵念,看到对方出现在电视屏幕或杂志报纸上或许会多上几分心,却从未有人在意过这份不痛不痒的纠缠。直到金融危机彻底爆发并迅速蔓延全球,频繁出现在电视报纸杂志上的中国让阿尔弗雷德意识到王耀又将强势闯入他的视线。阿尔弗雷德做好了迎接又一次‘蜜月期’的准备,却没想到专家教授们给他和王耀的关系做了新的阐释——同床异梦的夫妻。



评论(21)
热度(284)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