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角】三角是最稳固的形状(03)

但是在苏德战争迫近,日本袭圌击珍珠港后,东亚大陆上的势力博弈又有了新的变化。苏联为了避免在东西线同时受到敌人的攻击,与日本签订了【苏日中立条约】,承认了日本建立的伪满政【蟹】权。而阿尔弗雷德却抱着卷土重来的决心登上了东方大陆企图将这个潜力巨大的国家打造成他在东亚的代圌理人。
  
  王耀受邀再一次来到莫斯科,伊利亚没有说任何抱歉的话,因为这都是他首要考虑到本国利益而做出的决策,王耀就算不能原谅也会理解他。再次走在莫斯科的街头,伊利亚没有先前那么意气风发了,他已经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战争的残酷,沉重的步伐,肃穆的神色都在诉说离别的忧愁。
  
  "明天我就要奔赴前线了,和我的士兵们一起守卫我们的国家、女人和孩子。"
  
  王耀欲言又止。伊利亚张开双臂将王耀纳入怀抱,王耀微弱的抗拒轻轻松松就被他化解了。伊利亚低下头想亲吻王耀时,王耀执拗地侧过脸。
  
  河上吹来的风拨动了他额前散下的碎发,深色的眼睛里倒映出河面上碎金子般的光点,他说:"我不恨你但我不会原谅你。"
  
  阿尔弗雷德亲自驾驶飞鲨战机来到湖南芷江机场。来之前,他没有对外透露一点风声,所以王耀看到他的时候非常意外。
  
  阿尔弗雷德自认为非常帅气地从战机上跳下来,取下飞行眼镜,随意揉了揉被头盔压塌的金色的头发,远远地就张开了双手想给老朋友一个美式热情的拥抱。
  
  "我的朋友,好久不见。"
  
  王耀不动声色地后退一步,主动伸出手迫使他把拥抱改为疏离的握手。
  
  "你怎么来了?"王耀问。
  
  阿尔弗雷德无趣地耸了耸肩,"为你们送战机,顺便看望老朋友。"
  
  芷江圌的美国风情街还未成形,王耀带他去了间当地人开的小茶馆,要了两碗黄酒,一碟花生米,一碟拍黄瓜。简陋的环境,粗糙的酒菜,含圌着金钥匙出生的大少爷阿尔弗雷德却没有表现出丝毫嫌弃或不满,跟后来挑剔又多事的他有天壤之别。
  
  阿尔弗雷德打开看起来颇为古老的怀表看时间,王耀看到他的怀表盖上贴着女人的照片。
  
  "她是谁?"王耀问。
 
  "凯瑟琳.赫本,美利坚的女神。"阿尔弗雷德说。
  
  "电影明星?"
  
  "没错,现在百老汇没人看了,漂亮的女演员都去拍电影了。"
  
  王耀点头,一时间不知道该聊什么了。他和阿尔弗雷德没有多少值得被追忆的往事。
  
  "'顶好'是什么意思?"正在嚼花生米的阿尔弗雷德突然抬起头问。
  
  "就是非常棒的意思。"王耀说。
  
  阿尔弗雷德点点头,又继续蹩脚的使着筷子和那盘快见底的花生米奋斗。王耀很欣赏他身上那股年轻人的朝气,似乎永远有使不完的劲,用不完的力气。
  
  但这种朝气仅仅在七十多年后就出现了疲态,攻城容易守城难,为了维护超级大国的地位,阿尔弗雷德必须一心二用,一边着力发展自己,一边不遗余力地打击对手。
  
  阿尔弗雷德气馁地将目光转向王耀的右手,抓起来一看,果然被踩破了皮。阿尔弗雷德对司机嘱咐先去医院。王耀以为这件事可以告一段落时,阿尔弗雷德又说:
  
  "你不是伊利亚的喀秋莎,也不是路德维希的莉莉玛莲,更不是我的凯瑟琳.赫本。"
  
  阿尔弗雷德说完将脑袋转向窗外单调的景色。
  
  "当然,我不是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我只是王耀。"
  
  王耀的目光掠过后视镜,发现司机匆忙别开的视线。
  
  02
  
  "王耀不想卷入冬妮娅家里的那堆乱事,他只关心在外华人、华企的利益,但很遗憾拒绝加入欧盟的亚努科维总【蟹】统在这些方面没有令他满意,所以他拒绝在那场颜【蟹】色革【蟹】命中为亚努科维总【蟹】统提供经济和政【蟹】治上的支援,不过作为对冬妮娅向他出圌售了那么多重要武【蟹】器的回报,他答应给乌克兰提供核【蟹】保护。"
  
  "弗朗吉,你说苏联的影响还未从乌克兰消失,那么你认为俄罗斯是欧洲文明还是亚洲文明,或者自成一派?"
  
  "毫无疑问,在审美趣味、价值取向乃至生活习惯上俄罗斯较接近西方,但是在文学创造和哲学思考方面他们和那些东方人一样关注感悟与直觉、非理性的哲学思考和宗教神秘主义。民圌族性格方面,我们既感受了他们莽撞奔放自圌由懒散的一面,又感受了他们内敛肃穆集体主义的一面,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复杂的俄罗斯,一个不东不西,既不被西方接受又不被东方认可的俄罗斯。苏联时期的俄罗斯在马圌克圌思主义的框架里加入了许多俄罗斯特色的内容,不照搬西方的文化和价值取向,也不向东方靠拢,可以看作是他们最自成一派的时期,但可惜这个时期又被他们自己否定了,于是他们又陷入了融不进西方又不想回到东方的焦虑中,一个西方文明的集大成者,一个东方文明的集大成者,还有一个不西不东的怪胎。他们注定会是纠缠的三角。"

——END——

评论(32)
热度(621)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