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三角】平行线(07)

代发 @泠

世界-
奥利弗拖着卢西清扫完现场才返回车上,后者刚坐定便饶有兴趣的看着后座诡异的三人:“艾伦”明显想跟王黯套近乎,身体不住地往那边侧,扯着些不着边的话题;“维克多”勾住王黯,满脸阴郁的将人往自己怀里勾,同时抵住“艾伦”的肩膀,占有欲十分明显;王黯到是一如既往的护主,满脸戒备的盯着“艾伦”,将“维克多”紧紧的护在身后,(其实空间本来就不多,三人几乎是贴一起的状态)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随后车内的安全警报就响了起来,卢西这才悻悻的转过身去坐好绑上安全带,突然从后座飞来一步掌上电脑,阿尔弗雷德示意他赶紧把那辆共享汽车的信息销毁掉,免得留有后患,伊万又加了一句还要赔他们的行李和自己那部葬身火海的手机的费用,卢西马上反驳道RLU和SOV势不两立,自己没有权利向敌人提供任何工具和赔偿。

“是这样的,虽然我很不想和这头蠢熊有任何接触,但现在RLU和SOV已经达成协议:双方现在展开合作,共同寻找圣……fuck!奥利弗你疯了!急刹干什么!”阿尔弗雷德的鄙夷脸还没存活过两秒,就随着急刹车差点撞上了前面的车椅。

“我才应该问你在干什么!”奥利弗用绝不亚于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吼了回去,“你莫名其妙的派我们来中国就算了!现在这莫名其妙的合作是什么鬼!完全没有征求我们的意见!”

“你又不听我说完!现在那群政客为了圣物四处挑我们的毛病!向他们要相关仪器和信息又半天支支吾吾的不拿出来!他们纯属想找这次机会把RLU给解散掉来解决自己财政的入不敷出!”

“那你就更不应该跟SOV的人合作!这难道不是更大的把柄吗!”奥利弗气的周身的磁场都开始絮乱,本来也想发问的卢西适当的闭上嘴,恶劣的想着若不是有安全带在这两表兄弟绝对要在狭小的车厢里打起来。

“然而SOV这次是以个人身份加入行动。”伊万看够了好戏,觉得两个自己都不想听到的声音在自己耳边如同炸雷一般响彻整个空间着实令人烦躁,这才慢悠悠的说出最关键的那句话,车厢里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维克多……”王黯也迷惑了,伊万见状又连忙补充道:“黯,所以我跟死琼斯谈了条件,等这次行动结束后只要往后SOV不再做被联合国认为是恐,怖,活,动的行动,SOV将被RLU承认为合法的存在。”

伊万无视了阿尔弗雷德的白眼,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着谎话。在两人看来,来自异世界的人确实可以风轻云淡的用着另一个世界的“身体”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反正到最后负责的不是自己。这倒有点像一些国家的总统在选举期间,前任疯狂向他国许诺丰厚条件,结果真到了离任之际人家拿着一大堆文书要求履行承诺时直接甩人一句“别看我我现在不是当家的了你要找去找当家的那位”,然后快快乐乐的和家人过上神仙般逍遥的日子,任由擦屁股的事爱落在谁头上就落在谁头上。

不过伊万和阿尔弗雷德有这个权利没那个闲心,到一旁谈及的话题时根本就没有涉及这个问题,这时纯属自由发挥,他们先是互开嘲讽对方现在和自己一样的倒霉经历,接着阿尔弗雷德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此目的。

“我拒绝。”伊万回答的十分干脆,“虽然说这不是我的身体,但要和死敌合作,我到宁愿在此之前先把你给干掉谢谢。”

“布拉金斯基,你以为我想和你合作?哈?”阿尔弗雷德的火气一下子蹭了上来,简直可以直接做异能来用,“天知道我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拉下脸来和你商量的,你别不知好歹!”

“对不起,我不信天,我只信列宁同志。”伊万冷笑道,身边的温度随之下降,体内的异能也被调动起来,他已经做好了和对方打一仗的准备。但这时阿尔弗雷德突然面露出怜悯又幸灾乐祸的脸色,问了一个与此时气氛极其不搭边的问题:“蠢熊,你还没有感觉到自己的问题?”

没等伊万说话,他又快速的说道:“现在你难道还没发现这具躯壳和你的灵魂的关系吗?算了,照你那低智商也感觉不出什么。实话跟你说,这就是我找你合作的原因,如果把我们现在比做是两个装了水的容器,那么我们的灵魂就是水,而这副身体是那个容器,但现状是这个容器在汲取容器内的水来自己,同时我们的生命力也在逐渐殆尽,而我们的异能却可以使这个速度放慢。你以为为什么我一上来没有就冲你脸上揍上一拳?还不是路上我用的异能已经超过了阈值,当然,你的情况也好不到哪去,对上瓦尔加斯时你耗费大量的异能,如果你坚持开战我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精神意义上的死掉。你现在可以继续释放你的异能,我到不介意你死在我面前。”

伊万没有说话,在卢西停止攻击后他确实有一阵的恍惚,当时并未察疑,现在通体检查后发现真的如对方所说。伊万又想起在病房里他掐住王黯的脖子调动异能时突如其来的晕眩,很有可能是虚弱的灵魂在失去异能保护后顿时不堪重负当了机。

见对方没有说话,阿尔弗雷德的笑容更加灿烂,说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要不是这边的政客太讨人厌,还有想见一下耀在这边的映像,鬼才会翻遍整个世界找你们。”

难得这么痛快的怼了一回对方,阿尔弗雷德心情一片大好,在路过对方身边时又忍不住又说到:“我看的出来你对那小子有意思,没看出来你居然会对原来的死敌有这种绮丽的情感嘛,不过,布拉金斯基,在生命受威胁的情况下,你对他的感情该何处安放呢?毕竟一个爱的只是这副躯壳的人到底还是比不上自己的性命吧。”

阿尔弗雷德的这番话无意中刺破了伊万对自己的谎言。伊万对自己的定位一直都是一个超级大坏蛋,一个与全世界为敌的大反派,但那个只追求疯狂的男人让自己找到了共鸣,不是说SOV的人不是疯狂的,而是王黯的微妙的疯狂让他有了一种深入接触的欲望,即使是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也忍不住越陷越深。他以为自己有了“爱”的情感,却发现自己只是宛如一个网瘾少年看到一款心动不已的游戏而已。

毕竟这只是“维克多”的世界,不是吗?走到王黯面前时伊万突然有些嫉妒,在这个世界的自己有着一个情投意合的下属,一个情投意合的爱人。对方如果知道这副躯壳里现在藏匿的不是维克多,而是伊万,还会对自己这么好吗?理智告诉伊万这是不可能的事,但他却更愿意希望事情如自己的私心所想发展。而且,坏蛋伊万是不会因为一个NPC而放弃自己的生命,所以他选择了和阿尔弗雷德合作。

到了机场,伊万借王黯的手机通知罗德里赫、伊丽莎白和基尔伯特立即前往美国纽约,奥利弗则跟爱因斯通话交代了事情的原由,并让他即刻和本田葵为三人的到来做好迎接准备。阿尔弗雷德和卢西去买了票,但当奥利弗看见票上不同地名时又发了怒。

“我们在去总部前还有点私事。”阿尔弗雷德摆了摆手,轻描淡写的给出解释后就转身向候机室走去,伊万看了看暴跳如雷的奥利弗,想起了那个在外人面前总是一副绅士做派的准律师,恶劣的笑了笑便带着王黯跟上阿尔弗雷德的步伐。
————————————————
世界+
王耀很快便出了院,在得知艾伦利用错误警报替他们报销了机票后不禁莞尔,表扬对方强烈的维权意识和深得自己的真传。

到达成都前艾伦对这个城市并没有多少好感,准确的说,是对这个国家没有好感,所以实际上他并不想来。在遇见王黯后艾伦就偏见的认为这些黄种人十分的狡猾,想法格外的奇怪,还跟北边的那些蠢货有着极好的往来,这让他颇为不快,而且从正义的角度来看,这个zhuan zhi的国家应该接受民主的洗礼。

结果下飞机后艾伦铁着脸穿过一条街道,马上就被美食俘虏了鼻子和嘴巴,理智仿佛苏化在了那碗糯米粥里。王耀看着他一手拿丸子一手拿粥,眼神还不住的往路边瞟忍不住笑出了声,说对方不管来几次都是这幅样子,也不怕味道吃杂,又话题一转表扬他的吃相比上次雅观了不少。不过他很快拉住想继续探索舌尖上的成都的艾伦,表示先把行李放好再来品尝也不迟,艾伦这才收起了美元,跟着王耀七拐八拐的进入到一件民房。

房内的布置很朴素,三室一厅。但当艾伦推开主卧后脸色登时不好看了起来。

“处门口干吗?进去呀。”王耀推了推艾伦,想到对方有伤艾伦赶紧进了屋子让开道,王耀把行李往床边一放,说道“上次我还说你在度蜜月的房子里贴什么漫威海报,还买了一个蜘蛛侠玩偶放在床上,结果你非要说这一屋子的英雄,再加上你一个跟着我满世界跑,就没有人敢欺负我了。”

艾伦没想到这个世界的自己撩汉技能高的一匹,没敢告诉王耀他刚才还以为回到了自己的卧室,以为自己刚才突然就穿越了回去。

“另外两间房是干嘛用的?”艾伦主动请缨收拾两人的行李,王耀清闲的坐在床上,回答道,“这是嘉龙他们买的房子,平时几个人忙没空聚在一起,过年的时候我们就回到这里团圆,到时候嘉龙就和濠镜一间,湾湾是女孩子就单独一间。父亲有时候回来,有时候就待在美国那边,跟母亲在一起度过新年。”

艾伦听完王耀说道几个人名时觉得有点耳熟,忍不住反复咀嚼了一下,突然发现王嘉龙就是那个在香港专门为王黯提供关于RLU行踪的黑白两道通吃的情报贩子,而王濠镜是澳门一家赌场的老板,专门为SOV提供资金,而且几番逃脱RLU对他的抓捕行动,王晓梅虽说是和王黯不冷不淡,但却多次给王家三兄弟通风报信,而且为给这次圣器的出现地点取名,她向联合国努力争取用中国的五行和诗词为主的名字,不仅通过了,还占了十分之六七。简而言之就是:一群麻烦。艾伦想到这气的掰断了手上的牙刷,而且还是王耀的牙刷,这就意味着待会两人还得去趟超市。

糟心的心情很快被王耀递过来的一个糖人给消了下去,艾伦感慨“天府之国”之名真是名不虚传,不只是美食,还有人。两人就这么走走停停走了两个小时,期间艾伦一直在用风能帮助王耀尽量减少体力,王耀阻止几次无果后干脆直接扯着他进了一家商场。两人在一排排货架上挑选着,王耀突然被拍了一下肩膀,他一回头,发现“伊万”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艾伦反应的比他还要激烈,手上直接窜出来一个火球,维克多却早有准备的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一冰一火立刻在两人的手臂上展开了交锋。眼前一花,三人从货架旁到了地下停车场。

“你们俩是忘记异能法上面写了些什么吗!”王耀难掩愤怒吼道,艾伦却同时对维克多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猜啊。”维克多笑颜不变,王耀却突然想到阮氏玲的异能是追踪,而且在刺杀的过程中若是一发不中,她会立即对下一次攻击附上追踪符号,只要对方被击中,那么接下来的便是无休止的和无处藏身的追杀。感觉枪口一疼,王耀有些怨自己没有早些想到这一层,不然他会直接带艾伦回纽约,不管那边情况有多糟糕。

维克多有些怨恨的看着两人挽着的手。在派出阮氏玲暗杀后他又思量一番,通知基尔伯特也前往目的地见机行动,自己则实时监控纽约那边。阮氏玲失手他也没太在意,但当对方报告到王耀和“阿尔弗雷德”一起行动时,一直以为王耀会留守本部的他大吃一惊,马上飞往了西安。又得知夏威夷被核弹锁定时他差点一怒之下回去掐死任勇朝,但也就在那时他幡然醒悟对方并不是自己的王黯,而是王耀,但他仍旧实时观察夏威夷的动向,在得知是个假警报后他也将那群吃纳税人钱的官员骂了个遍。当两人到达成都后他才发觉王耀的家乡并不是王黯的家乡,上飞机后他一直阴沉着脸,空姐都不敢接近他。

“死琼斯,借一步说话。”维克多借着身高优势用鼻孔看人,艾伦瞪了他一眼,安慰有些担忧的王耀,便和维克多走到一旁去了。

“没想到口口声声称自己是正义的政客琼斯竟然会和自己的死敌搅在一起。”刚到一旁维克多便嘲讽起来,艾伦脸沉了沉,不甘示弱的回击:“可惜他并不是你的王黯,蠢熊,他叫王耀,你没资格对我指手画脚。”

“哦?可他也不是你的啊,艾伦·琼斯,哦!要照这么说的话,真正有权利说道的阿尔弗雷德·F·琼斯先生不在这里呢,你真是应该庆幸。要是让我知道有人用我的身体去勾搭我的黯,我一定会让他掉一层皮。”维克多冷笑道。

“...布拉金斯基,你就这么确信你自己的身体是闲置状态吗?”

“所以我在找回去的办法”维克多没有去想艾伦的问题,在他看来面前人所说的话都是智障言语,“现在唯一能确定的只有圣物,合作吧。”

艾伦听到这忍不住看了一眼王耀,在经历夏威夷核弹危机后他对王耀的感情更加复杂了,一面是想留下来继续这个伊甸园似的梦境,一面却是被正义感所谴责,霸占他人的身体和享受着原本属于那个人的爱,这是正义的英雄所不能接受的。

艾伦在欲望和正义间苦苦挣扎,维克多直接把这个当成了默认,两人回到原处后维克多提出自己没带钱所以想暂借一宿

“没房间。”王耀直接拒绝。

“没事,我可以睡沙发。”维克多回道。

王耀复杂的看了维克多一眼,艾伦点点头表示他同意。于是当晚,维克多睡在1米6的沙发上思考人生。

评论(10)
热度(159)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