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组】NO MONEY

除夕贺文,也是之前一位小天使点的梗。一个小时的短打,图个乐不要介意粗糙。

--------------------------------------------------------------

王耀特意乘早班机飞往纽/约,从正门到会议大厅不算远的距离,王耀接连遇到多位熟国,其中不乏安/理/会成员国。近日除了阿尔弗雷德家新上司宣誓就职外便无甚大事,诸国原不用如此兴师动众。但因临近王耀家旧历年关,众国心知又到了一年一度催债的日子,所以特意从四面八方赶来观摩王耀催债。

众国已经记不清年底催债的传统是什么时候发展起来的,等回过神来才发现每年的这个时候联合国会议厅都成为王耀花式催债的主场。

有人催债自然有人欠债,毫无疑问,欠王耀债最多的人就是当今世界首富国——阿尔弗雷德.F.琼斯。

世界上最发达的国家欠发展中国家的钱,说出去可能不会有人相信,但如果你说那个发展中国家是指王耀,那么一切都合情合理了,毕竟不是每个发展中国家都叫中/国。

王耀坐在前排不是最显眼却也不是最不显眼的位置,而那个最显眼的位置还空着。弗朗西斯突然凑过来,眼睛里带着显而易见的笑意,“阿尔弗雷德是不是又打算临时缺席了?”

王耀深呼吸一口气,如今世界经济形势不好,大家日子都过得艰难,他也不想咄咄逼人,谈钱又伤感情,但是奈何阿尔弗雷德脸皮太厚,王耀明里暗里提醒过他许多回,这人要么装傻充愣要么转移话题,王耀逼的没法子了,才跑到联合国来催债。原以为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众目睽睽之下,世界的Hero必不能再回避这个问题,但是他有张良计,阿尔弗雷德有过墙梯,他道高一尺,阿尔弗雷德魔高一丈。

他花式催债,先是人均大法哭穷好。阿尔弗雷德推了推眼镜,镇静而忧伤地说:“我知道大家日子都不好过,你穷我也穷。要我还钱也不是不行,但这钱一还,我家就空了,我家空了,大家都跟着完蛋,你自己看着办吧。”

此话并非全然不在理,王耀在左邻右舍的劝导下勉强顾全大局放了阿尔弗雷德一马。

第二年王耀换了个法子,他不哭穷了,毕竟也没人真相信他穷。他直接祭出大杀器,威胁阿尔弗雷德,不还债就收回所有寄养在美/国的滚滚。

阿尔弗雷德淡定的走上台,清了清喉咙对众人说:“滚滚是世界的!今天收回的是我的滚滚!明天收回的就是你们的滚滚!想象一下如果国家没有了滚滚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你们的人民看不到滚滚会是什么样子。我们要坚决抵制王耀对滚滚的垄断!大家跟我一起喊口号‘滚滚是世界的!坚决反对滚滚垄断!’”

“滚滚是世界的!”会议厅响起整齐的呐喊声,尤其是那些从没拥有过滚滚的国家。

王耀牙齿磨得嘎嘎作响,跟得意的阿尔弗雷德对视的时候,他几乎要忍不住冲上去把人揍一顿,不还钱就算了还敢抢他滚滚的垄断权!

第三年,王耀做足准备,不哭穷也不提滚滚了,但是......万恶的美帝临阵脱逃,会议大厅里只听得到王耀愤怒的控诉。

“阿尔弗雷德.FUCK.穷死这个人是流氓中的战斗机,你们千万不要再借钱给他,本田君不要左顾右盼,我就是在提醒你。当初借钱的时候说好三年后还,但是三年之后又三年,滚滚都下了一窝崽了,还钱的日子还是遥遥无期。”

......

今年已不知是王耀催债的第几年,眼看会议即将开始,阿尔弗雷德还是不见踪影,王耀已经准备好再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把阿尔弗雷德控诉一番,万万没想到临到最后关头,阿尔弗雷德衣冠楚楚的走了进来。

没等王耀先表达催债的意图,他已在众人热切的注视中走上演讲台。

“哈,我知道你们都在等我。我就不废话了,直接切入主题吧。王耀,我先向你声明我不是来搞笑的,我确实没钱。你就算是再把我拨光了,也搜不出一分钱来。”

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国群中起了喧哗的声音。王耀脸色由白转红,又由红转青。

“阿尔弗雷德.FUCK.......”王耀重重拍桌,茶杯都跟着抖飞。

“我知道你要怎么叫我,琼斯也好,穷死也好,反正我就是没钱。我知道你想揍我,你放心,今天我不会逃跑了,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揍,反正你心情不爽就喜欢揍我,我都被你揍习惯了。而且说实话,你揍我的时候我没觉得怎么疼,还不如上个月你在床上挠我那一下。”阿尔弗雷德一脸认真的看着王耀,蓝眼睛里还有点委屈。

国群不淡定了,会议厅变得跟菜市场一样热闹。王耀鼻子里能喷出火来,他听见弗朗西斯吹了声口哨,他看见亚瑟刚喝到嘴里的红茶就给喷了出来,就连趴在桌上倒时差睡觉的伊万都给惊醒了。

“新上司说等你把从我们这里赚走的钱还回来的时候,我们再还欠你的钱。但是我怕真这么说了,你会把放我这的备用钥匙收走,所以我一直在竭力阻止他发推特,我甚至让他的女儿没收了他的手机。但是我不敢保证他不会有备用手机,所以如果你再看见他在推特上发什么奇怪的话,请记住那与我无关。”阿尔弗雷德一副心累的样子,底下众国跟着表示同情。

王耀捶了捶自己的胸口,勉强让自己平静下来。

“一句话,你还不还钱?”

阿尔弗雷德摊手:“SORRY,我没钱。”看见王耀把拳头关节按的咔咔作响,阿尔弗雷德又赶紧说道,“新上司让我干脆不要参加今天的会议,但是我算了算我们有近一个月的时间没见面了,所以我还是冒着被你揍的风险来了。出门的时候我兜里还有十元钱,后来路过广场看见有人在卖玫瑰就顺手买了一支,所以,我现在真的是一分钱也没有了,但是你家快过年了,我怎么着也得意思意思。如果你不嫌弃,我把那支玫瑰送给你吧。”

国群安静了几秒后彻底沸腾起来,阿尔弗雷德从背后拿出一支色泽鲜艳的玫瑰走下讲台,走到王耀跟前,笑容灿烂的看着他。

王耀绷着的脸在阿尔弗雷德专注的目光下再也维持不住,他笑骂了一句:“阿尔弗雷德.FUCK.穷死。”

那支鲜红的玫瑰最终还是被东方男人接了过去,然后在会议结束后散作酒店大床上增加情调的花瓣。

评论(33)
热度(642)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