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长发

这里长发
是个Be狂魔
金钱初心
喜欢爬墙黑三角
Dover,花夫妇,兄贵组吃但基本不产
坚决坚决坚决不吃味音痴,雪兔。
谢谢你们这么美还来关注我
媳妇儿:淮南,上天入地第一美,我要把她宠上天

【金钱组】Merry Christmas, Mr. Jones

我的十篇糖,这应该算是第五篇了吧。放心食用吧,今天的长发也是假的。忘说了,这个时间节点是2016年的平安夜。

——————————————


半个多月的安理会,王耀都无一例外的缺席后,阿尔弗雷德以为王耀还会继续躲下去,至少躲到明年春暖花开后才肯从老巢里出来晒晒太阳。但老狐狸做事从来是出人意料的,在别人都自以为摸准他脾气后,他又防不胜防的玩出一些新花样。譬如今天,阿尔弗雷德本没打算出席今天的安理会,但是一大早他就接到驻联合国的官员打来的电话,说老狐狸出山了。


怕王耀来也匆匆却也匆匆,阿尔弗雷德甚至连换身更帅气凌人的正装的时间都不想浪费便要赶往纽约。但因为明天是平安夜,国内航班十分紧俏,阿尔弗雷德临时买不到票,乘坐专机又显得太兴师动众,他可不想被上司知道他偷偷溜去纽约只是为了堵王耀。两相权衡下,他决定驱车前往纽约。


华盛顿到纽约,近六个小时的车程,阿尔弗雷德信心满满他能在天黑前赶到。驻联合国的官员已经向他说明今天安理会有四场连续的会议要召开,所以王耀应该是不能在当天赶回国了。


阿尔弗雷德要确保王耀在他赶到之前不会离开的话,他其实大可以直接给王耀打电话或是发短讯,然后借着各种各样的理由要求和他会面,但是他不想在这个接近特殊节日的时候把他们之间的见面演变成一次正式而无趣的会谈。他现在的行为有风险但是值得冒险,毕竟他和王耀有过无数次的正式而隆重的会面却还少有轻松愉悦的私人约会,尤其是在圣诞节到来的前夕。


王耀不过圣诞节,这是众所周知的,尽管他家的人已经或多或少参与到这风靡全球的节日中来了,他还是无动于衷,自己不参与也不关心别人参与与否。阿尔弗雷德年年给他春节送祝福,他却没有一次给阿尔弗雷德送圣诞节祝福了,阿尔弗雷德上星期跟他通电话的时候,还抱怨了这个问题,也许老狐狸感觉到亏心了,才特意在这个节骨眼上来美国参加无关紧要的会议。


阿尔弗雷德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道理,老狐狸矜持内敛,做这些事总是遮遮掩掩的,任凭别人揣测他的想法,无论对错,也不出来解释。阿尔弗雷德也是跟他处久了才摸准了他的一些想法,虽然到现在还是挺讨厌他这扭捏不直爽的态度,但奈何又总算是被这东方式的含蓄勾的心痒难耐。


六个小时的车程单调无趣,期间上司还打来电话质问他又溜到哪儿去了。他只说去纽约过圣诞节,精明的上司就猜到王耀来纽约了。阿尔弗雷德有点意外,问上司怎么知道的,上司或许是因为快离职的缘故,说话也越来越不客气。


【您就像围着鲜花的蜜蜂一样,十有九次突然消失都是为了他。这是白宫里人人皆知的事,根本不用动脑袋去猜。】


阿尔弗雷德心想幸好王耀没听到上司把他比作鲜花,否则还不又把这笔账算到阿尔弗雷德上,然后见面就甩脸色给他看。王耀擅长冷暴力,阿尔弗雷德这个外向喜闹的性子受不了他那样无声的折磨,不见面还好,一见面那张刻出来的面具脸上就只有眼睛还透着生动的光彩,对阿尔弗雷德的话充耳不闻,阿尔弗雷德也是有脾气的人,不见得每次都能拉下脸去主动求和,但是他不求和,王耀便能一直将他当作路人甲,偶尔涉及到重大问题会跟他说上一两句话,但都是很官方很正式的说辞。阿尔弗雷德承认他的耐性比不过王耀,无论以什么理由开始的冷战,到最后都会以他的主动示好而结束。


为了迎接圣诞节,纽约城已经提前被装点一新,车水马龙的街道两旁,圣诞树和彩灯被摆在各式各样的商店外,喜庆的圣诞老人和麋鹿的海报和挂件也随处可见,孩子们笑颜如花,有的甚至已经戴上了圣诞帽,提前感受这份积累了一整年准备释放的喜悦。


阿尔弗雷德到达联合国大厦时,第三场会议还拖拖沓沓的未结束,他在办公室焦急的等了许久才把会议等结束了。中场休息的时间,阿尔弗雷德趾高气昂走进门,不意外的成为全场焦点。


阿尔弗雷德路过王耀身边时,很随意的跟他打了声招呼,王耀微笑点头算是做了回应。


来参加会议的国家不多,五常只来了阿尔弗雷德和王耀,其余非常任理事国也只来了三位,足见这几场会议原本并不具备分量。因此按道理来讲,阿尔弗雷德和王耀都不该来的,他们有许多比这重要的多的事要处理。他们这一出现,不免引起众人无端猜测,难道这看似无关紧要的会议其实暗藏玄机?


【别通知亚瑟,我来这只是一时兴起,没什么深意。】阿尔弗雷德对正准备给远在重洋彼岸的亚瑟打电话的英国代表说道。


英国代表似信非信,但当着阿尔弗雷德的面也不好再通知亚瑟,只得对身后的团队成员使了个眼色,暗示他们想办法向亚瑟转达这个消息。


第四场会议正式开始前,阿尔弗雷德接到亚瑟发来的短讯:


【你又跑联合国堵人了?】


阿尔弗雷德有些气恼地瞪了一眼任性的英国代表,他就知道亚瑟能猜到他的心思还会拿这事奚落他,所以不愿意让亚瑟知道他突然来参加会议的事,毕竟他是当今的世界第一大国,还是想在前‘监护人’跟前保留几分颜面下来。


阿尔弗雷德狡辩:【我只是来开会的。】


【要堵就把人给我堵好了,我明天来纽约。】


阿尔弗雷德看着屏幕上出现的单词组合在一起构成的句子,一口气提在喉咙里半天吐不出来。他转头看向王耀的方向,王耀正认真的在听某瑞典代表发言,间或用钢笔在稿纸上做着记录,看起来煞有介事的样子,比他像是为了会议而来的,但阿尔弗雷德仍然坚信,王耀是怀着其他目的而来,参加会议只是个不引人注目的幌子。这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他不能让亚瑟来横插一脚。


就在他绞尽脑汁地想怎么让亚瑟来不了的时候,亚瑟的短讯又传了过来:


【骗你的,我事情一大堆,没空来纽约。】


阿尔弗雷德缓缓松了口气,立刻给亚瑟回了信息:


【预祝你平安夜和圣诞节愉快。】


第四场会议直到傍晚六点才结束,阿尔弗雷德在结束后的第一时间走到王耀跟前,挂着耀眼的笑容主动询问:


【晚上要一起吃饭吗?】


王耀慢条斯理的首饰着自己的东西,待一切妥当后,才不紧不慢的回答:


【不好意思,美/国先生,我已经跟西/班/牙先生约好了今晚一起吃饭。】


阿尔弗雷德笑意减少了几分,显然这个答案是意料之外的。


【那明天呢?】


【明天我要会见埃及、新西兰和意大利的驻美大使。】


【那你什么时候有空?】


王耀露出一个公式化的笑容,柔声道:


【我什么时候都没空,美/国先生。】


阿尔弗雷德被噎到而无法将谈话继续下去。


【如果你没其他的事了,那我就先走了。】


王耀语气轻松,态度诚恳,丝毫看不出来有戏耍阿尔弗雷德的迹象,或许他就只是来参加会议,然后见一见其他国家政府要员,商定一些要事,行程里根本没有和阿尔弗雷德相关的计划。


阿尔弗雷德不会承认自己的自作多情,尽管理智告诉他确实是这么回事。那唯一能检验王耀所言是否属实的办法就是留在纽约,留在联合国,看他是否做到了言行一致。


王耀说话有时候会很模糊,态度暧昧,但他不说假话。阿尔弗雷德把安插在联合国的眼线都用上了,得到的情报也证实了王耀所言不假,他先是跟安东尼奥共进晚餐,后又跟埃及、新西兰和意大利的驻美大使轮流会面,折腾到平安夜,才总算是停下来休息片刻。


不过王耀停下来休息,可不代表阿尔弗雷德也会停下来休息。他刚从办公室出来,就被阿尔弗雷德强制性的拖走了。


阿尔弗雷德将这两天因受到冷落而郁结的不满情绪都摆在了脸上,毫不掩饰的展现给王耀,也昭明了需要安抚的心思。但是王耀偏偏不让他称心,即使看得懂他的情绪也只当没看见。阿尔弗雷德把他推上车坐好后,他就一直在低头玩手机,阿尔弗雷德用余光瞟了一眼,居然是在跟他家那些弟妹们用微信抢红包。


阿尔弗雷德将车停在路边,然后继续拖着王耀走上了曼哈顿区一座不知名的小桥。相较于城市的其他地方,这里显得格外僻静,没有人类和机器制造出来的喧嚣,只有自然的风和桥下的流水安静路过的声音。阿尔弗雷德对自己选的地方颇为满意,他松开王耀的手,然后抢走他的手机,替之以一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


王耀看着自己手里多出来的东西,疑惑的问:


【这是什么?】


【圣诞节礼物!】阿尔弗雷德曾想过以多种浪漫的方式送出这份礼物,但现实里送出这份礼物的时候一点也不浪漫,他的心中甚至还酝酿着一场随时可能爆发的怒火。


王耀的表现也让人失望,他把礼物盒往阿尔弗雷德跟前一递,不领情的回道:


【但是我不过圣诞节。】


阿尔弗雷德没压住蹭蹭上涨的火气,王耀不过圣诞节的原因让他浮想联翩,他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从那个时候到现在已经整整二十五年了。但是王耀的感情似乎并没有跟随时光一起流逝,他仍在固执的坚守着什么。


【我要过!】


阿尔弗雷德从王耀手里取走礼盒,打开后,深蓝色的天鹅绒布上不意外的嵌着一枚戒指。他一边将戒指套到王耀无名指上,一边念叨:


【我以为我们是有感情的!】


王耀没有对他的动作进行抵抗,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扫兴的:


【但是阿尔弗,你跟我都已经把它丢了。】


【我们可以找回来。】阿尔弗雷德坚定地说。


【丢了的东西就找不回来了。】


【可以的!】


王耀摇摇头,固执的说:


【找不回来的。】


阿尔弗雷德敛着眉头以示不满,然后下一刻,他的额头就舒展开了,眼睛也跟着瞪圆了。


王耀面无表情的把他送的戒指从手指上退下来,然后用力抛向远方,银色的光芒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后,坠入黑漆漆的水中,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王耀带着点得意和挑衅的神情看着阿尔弗雷德,那眼神也在说着,你瞧,找不回来了。


阿尔弗雷德深吸一口气,他把大衣脱下来,重重的往王耀怀里一塞,开始翻越桥栏准备跳到河里。


【你疯啦!】王耀吓了一跳,赶紧拉住他的胳膊。


【你等着瞧吧!】阿尔弗雷德用力掰开王耀的手,然后扑棱着跳到冰冷的河里。


王耀从栏杆处支起身体往下看,阿尔弗雷德从水里冒了个脑袋出来,一边哆嗦着一边对桥上的王耀喊道:


【如果我找到了,你就对我说‘Merry Christmas, Mr Jones.’】


王耀叹了口气,道:


【只要你找得到。】


阿尔弗雷德像是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样奋力往前游去,他在戒指消失了的点不断上潜下沉,无论王耀怎么劝说都不肯放弃。王耀喊得累了,索性由着他去折腾,有些事情别人劝说是没有用的,只有亲自折腾过了,撞得头破血流了才知道放弃。他就是这么过来的,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也无法避免。


【我找到了!】


阿尔弗雷德挥舞着手上的小银圈,兴奋的冲桥上的人大喊。他湿漉漉的头发凌乱的搭在脑袋上,细细的水流还在沿着冻得苍白的脸颊往下淌。


王耀愣愣的看着他手里的小东西,过了一阵后,忍不住开怀的笑了起来,眉毛、眼睛、鼻子、嘴巴迎着温柔洒落的路灯光芒,真心实意的舒展开,然后他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一枚银光闪闪的戒指,赫然就是先前阿尔弗雷德送给他的那枚戒指。


【我刚才丢的只是硬币,你是怎么把它找回来的?】


阿尔弗雷德看看王耀手里的戒指,再看看自己手里一模一样的戒指,尴尬又羞赧的是说不出话。他早知道王耀不会老老实实接受他的礼物,为防万一,他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戒指,原以为在这样的情况下可以蒙混过关,却哪知是自己打了自己的脸。但是,再转念一想,他又生出豁然开朗的感觉,也许他们并没有把那些感情当作不必要的东西丢掉,而只是暂时藏了起来,所以根本不需要再去找回来。


王耀把戒指重新带回手上,然后用手围成喇叭状放在嘴边,大声喊道:


【Merry Christmas, Mr Jones.】


评论 ( 15 )
热度 ( 478 )

© 假的长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