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的长发

这里长发
是个Be狂魔
金钱初心
喜欢爬墙黑三角
Dover,花夫妇,兄贵组吃但基本不产
坚决坚决坚决不吃味音痴,雪兔。
谢谢你们这么美还来关注我
媳妇儿:淮南,上天入地第一美,我要把她宠上天

【金钱组】实践是检验真爱的唯一标准(下)

实践(上)

——————————————————


“但是很遗憾,我现在没有‘性’趣。”


王耀取下领带,随意往沙发上一扔,紧接着人就走进了浴室,似乎已经不打算再跟阿尔弗雷德白费力气的周旋了。


阿尔弗雷德不是那么耐心的等在浴室外,为自己在求爱的这件事上展示出来的锲而不舍的精神也感到了一丝羞耻,但是这个念头产生后就难以压制,像是他在潜意识里谋划了很久的事,只是一直没寻着机会说出来。


王耀边走便用干毛巾擦拭湿漉漉的头发,他像是把阿尔弗雷德当成了空气,路过时根本不愿意看对方一眼。


阿尔弗雷德追上去,从身后将人给抱住,又用鼻子将王耀黏在脖子上的头发都蹭开,绵密的吻便落在在那片还残留着玫瑰甜腻香气的象牙白后颈上。当然也不知是单纯的亲吻还多多少少伴随着美利坚青年激动的噬咬。


王耀的身体在短暂的紧绷后逐渐放松,因这并不是他和阿尔弗雷德的第一次逾矩。早在八十年代两国进入‘蜜月期’时,各有所图的两人便像是被短暂的激情冲昏了头脑,眉来眼去没多久就顺其自然的滚上了床,且还不是一次两次的问题。那个时候的阿尔弗雷德在跟伊利亚的角逐中已经占据上风,骄狂霸道的性子也越来越不加掩饰,被斗争激发出来的旺盛精力不止是被他用到了工作中,也同样被用到了情(河蟹)事上。与此同时,经过频繁的接触后,阿尔弗雷德对王耀的态度也越发直接,红酒、鲜花、烛光、音乐......这些为营造暧昧氛围被利用起来的道具渐渐失了踪迹,但另一种默契却开始成形——阿尔弗雷德如果有意展开一场情(河蟹)事,他会像现在这样暗示性的亲吻王耀的后颈。


但是在经历了90年代的一系列事情后,两国的关系迅速退温,即使后来有所回温,也复原不了当年那样如同热恋般浓烈亢奋的情感了。而他跟王耀的私人关系也无可避免的受到影响,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们亲吻过的次数便可怜的屈指可数,更不用说更进一步的肉体接触了。


假车

评论 ( 18 )
热度 ( 343 )

© 假的长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