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组】OOC

预警:重度OOC,完全放飞自我的产物。所有情节均为虚构。


人物属于黑塔利亚,OOC属于我。

——————————————————


太平洋中间不知怎地多出来一个无名岛,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听闻此消息后均第一时间派遣军舰前去抢占,两方人马日夜兼程赶赴目的地,最后却是同时登上岛屿,同时将各自国旗插在这片土地上。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都认为是自己先占领这座岛屿的,因此这座岛应该归属于自己,于是各自宣称这座岛已经被纳入中/美版图。为了让自己的宣言更加名正言顺,王耀和阿尔弗雷德鼓励国人往岛上迁移,企图让外来人口变成本地人口,然后岛的归属问题也就顺理成章的解决了。但是万万没想到,两国迁移到岛上的人口相处非常融洽,通婚频繁,半个多世纪后,岛上居民近90%为混血。如此一来,岛上居民的血统属性还是模糊不清,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对这座岛的争夺战也仍在拉锯中。


直到有一天,岛上出现了一位金发琥珀色眼睛的男孩,他有欧美人立体的五官,也有东亚人柔和的面部轮廓。王耀和阿尔弗雷德闻讯赶往岛上,看到男孩的模样后,两人又点爆了新一轮的争夺战。


“这是我家的孩子,你看他的眼睛,还有他的脸部轮廓。都是我家的血统。”王耀把精心准备的滚滚玩偶塞到男孩手里,理所当然的将男孩抱到自己怀里,生怕别人给他抢了一样。


“你家血统是金发?你家血统眼睛能有这么深邃?”阿尔弗雷德嗤之以鼻。


“我家俄罗斯族就是金发。”王耀不甘示弱回应。


“别把伊万扯上,这孩子跟伊万没关系!”阿尔弗雷德没把俄罗斯族和俄罗斯分清,以为王耀的意思是这孩子是他和伊万的后代,当即就冷下脸了。


“反正这孩子跟你也没关系。你别想打他主意。”


“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你真那么自信就让我跟他做亲子鉴定。”


“做就做,你就等着打脸吧!”


阿尔弗雷德执行力惊人,很快就将鉴定结果开出来了,毫无疑问这孩子确实跟他有血缘关系。王耀不服,让自家人给男孩和阿尔弗雷德重新做了一次鉴定,结果还是一样。


“承认吧,这孩子就是我的。”阿尔弗雷德得意洋洋地将两份鉴定结果摆在王耀跟前,然后用超级英雄的模型玩具去哄还懵懂无知的男孩。


“就算有你的血统又怎样,他还是我家的人!”王耀把自己和这孩子的血缘鉴定往桌上一拍,结果同样显示他和男孩也有很深的血缘关系。


“OK,我退一步,这孩子就算是我们共有的,岛也是我们共有的,至于各自怎么对外表述就是各自的事了。”阿尔弗雷德妥协道。


王耀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他跟阿尔弗雷德确实不可能为这座偶然发现的岛大动干戈,与其继续在岛外对峙,浪费财力,不如合作共同开发。


就这样,太平洋上的无名岛被中/国规划为自治区,被美/国规划为自治州,双方各自表述,互不承认对方对该岛的占有权,但在现实中,该岛为双方共同管辖。


无名岛既然被正式纳入版图,就不能再叫无名岛了,王耀鼓励网友为该岛取名,网友们脑洞大开,一举将‘皮皮虾岛’顶上第一位,王耀既想顺从民意,又想给新岛取个不那么奇葩的名字,思来想去,决定将新岛正式命名为‘美缨岛’,王家新成员正式定名为‘王美缨’,小名‘王皮皮’。阿尔弗雷德倒没有这么折腾,他在回华盛顿的飞机上喝着可乐唱着歌就把名字给想好了,叫‘安迪.W.琼斯’。


无论如何王皮皮又名安迪作为地区化身的存在正式开始了他银河系王子的成长之路。


王皮皮十岁那年遇到了一个难题。美缨岛面积不算小,但随着人口的快速增长,也渐渐有容纳不下的趋势。王皮皮先是跟阿尔弗雷德求助,阿尔弗雷德正在玩新推出的游戏,怕王皮皮影响他发挥,大手一挥,扔出一张空额支票,道:“找你妈去,他是基建狂魔,最擅长填海造岛了。”


王皮皮又去找王耀,王耀本来是想免费承包这事的,但是看王皮皮递过来的支票上签着阿尔弗雷德的名字,白拿白不拿,索性在上面填了个天文数字。不过王耀是个能干实事的,收了钱做事就更卖力了,半年时间就将王皮皮的地盘扩大了原来的二分之一,王皮皮的难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为了对王耀表示感激之情,王皮皮特意用脆生生的童音演唱了一首‘世上只有妈妈好’。王耀气的火冒三丈,不用问王皮皮也知道这是阿尔弗雷德教的。


“我是你爸爸!阿尔弗雷德才是你妈!不对,他跟你没关系!”


王皮皮三十岁那年,开始在外面崭露头角。这些年他在王耀和阿尔弗雷德的支持下发展旅游业,发展渔业,经济总量蹭蹭上涨,在地区中也算是显眼的经济体了。王耀和阿尔弗雷德都觉得这孩子遗传了自己的优良基因,才这么有出息,对他怎么看怎么顺眼。王耀甚至让王皮皮以地区的名义参加了诸多大型国际组织和会议,阿尔弗雷德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是不允许王耀在国际上给皮皮冠名‘中/国美缨’。双方又经历了一次漫长的拉锯战后,终于定下皮皮在国际上的称号为‘UC美缨’。


王皮皮第一次参加国际大型会议时,东道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照相时将王皮皮的位置安排在阿尔弗雷德和王耀中间。王皮皮因为紧张一直拉着王耀的手,王耀由着他怎么舒坦怎么来,哪知王皮皮似乎觉得安全感还不够,又用另一只手拉住了阿尔弗雷德,于是照片公布出来后,他们三就跟拍全家福一样被挂上了各大网站的头条。


王皮皮在晚宴上遇到了姑姑王晓梅。姑姑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不太喜欢他,据濠镜叔叔透露,那是因为晓梅姑姑觉得他抢走了她最在意的两个人的关注。


“你不是我们家的人!”晓梅姑姑冷冷地说,“你跟我们长的不一样。我们都是黑头发和黄皮肤,而你是个夷人。”


王皮皮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身份认知就很迷茫,他觉得自己像是太平洋上的孤儿,跟谁都隔的远远的。听闻王晓梅的话后,心里更是愁惑,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算王家人还是琼斯家人,不知道该向谁寻根。


王耀见平日里活泼开朗的王皮皮沉默了不少,便问他是怎么了。可能是遗传自阿尔弗雷德,王皮皮不是个藏的住事的人,他说出自己心中的疑惑后,王耀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就是王家人,不过你是少数(河蟹)民族,你知道我们家有很多民族,像俄罗斯族,维(河蟹)吾尔(河蟹)族,哈萨克斯族这些都跟普通的汉(河蟹)族长相不太一样。”


“那我也是少数(河蟹)民族吗?”


“当然是了,你是美族。”王耀刮了王皮皮的鼻子,宠溺的说道。


阿尔弗雷德正从旁边路过,听到王耀的话后不禁啧啧,王耀还真是随意,俄罗斯人的后裔就叫俄罗斯族,朝鲜人的后裔就叫朝鲜族,现在美国人的后裔就叫美族了。



王皮皮缠着要跟王耀去联合国参加安理会,只因为他经常看到阿尔弗雷德和亚瑟在安理会上怼王耀的新闻,所以他决定要去会上帮王耀出头。


“你家小祖宗怎么来了?”弗朗西斯奇怪的问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王耀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把这小祖宗带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互怼了。


王耀也是头疼不已,哪里是他想带这小祖宗来参会,明明是这小祖宗死活缠着要来的,王耀不同意,他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王耀拿他没办法,觉得他这混世魔王的性子一定也是遗传自阿尔弗雷德。


安理会照常开始,弗朗西斯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后,亚瑟看了看王皮皮便将到嘴边的怼王耀的话咽了回去,只把矛头指向了伊万。王耀是谁怼他他怼谁,没人指责他,他也不针对谁。伊万则不意外的呛了亚瑟和阿尔弗雷德。到最后阿尔弗雷德发言时,王皮皮一脸严肃。


阿尔弗雷德被王皮皮的眼神看的也是一脸紧张,他清了清喉咙,说道:“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事实就是两个大国在纵容罪恶,他们为独裁站台,为.......”


阿尔弗雷德的话才刚开始就被王皮皮给打断了。


“你才是坏人!那天晚上我看见你在客厅里欺负耀爸爸了!耀爸爸都喊疼了你还欺负他,都快把人欺负哭了!你~唔~”


王皮皮还没说完的话又被王耀给捂回去了。王耀自觉老脸都快丢尽了,尴尬的不敢去看任何人,偏阿尔弗雷德还带着笑意语气轻松地回答:


“我没欺负你妈,等你长大了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阿尔弗雷德,你给我闭嘴!”王耀冲不要脸的某大国吼道。


“我说要早点让他接受性教育你不听,总认为他还小,都三十多岁的人了,哪里还算小。现在闹出这笑话,还不都是你的错。”阿尔弗雷德还是叨叨个没完。


散会后,王耀和阿尔弗雷德又躲到办公室里吵架了。凭借着可爱的长相和胆大的言论圈粉无数的王皮皮被一众叔叔阿姨们像看什么珍稀动物一样围着观赏。


”你们看这孩子像不像我?“弗朗西斯捏捏王皮皮还未褪下婴儿肥的脸蛋,笑容款款问周围的人。


”他身上流着一半盎格鲁-撒克逊的血脉,要像也是比较像我。“亚瑟当即说道。


”可是我觉得他鼻子这么高比较像我。“伊万也饶有兴致的来掺和。


”想要儿子自己找去!别乱认亲!“感觉头顶绿油油的阿尔弗雷德终于忍不住突破重围把王皮皮给抢了回来。


“那我算是他爷爷吗?”亚瑟若有所思的问。


“死鸦片!你再乱说话,我把眉毛都给你剃光!”听到这里感觉到被降了辈分的老人家也忍不住出声喝道。


王皮皮忧愁的看着这些国家,觉的这些国/家真奇怪,哪有人抢着喜当爹的。


王皮皮五十岁那年,又遇到了一件让他吃不好睡不香的事,他的双亲最近总是吵架,而且越演越厉,媒体上都说他们要离婚了,这就意味着王皮皮很快就要变成单亲家庭的孩子了。而且根据他的经验,一旦父母离婚,他就必须做出跟爸爸还是跟妈妈的选择,而要在阿尔弗雷德和王耀之间做出选择是非常不容易的事。王皮皮用笔在纸上分别列举出两人的优点:


阿尔弗雷德:有权任性、长的帅、游戏玩的好、会拍炫酷的电影、、、、、、


王耀:有钱任性、长的帅、做饭好吃、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造不出来的东西、、、、、、


比来比去,两个人都很棒,实在没有办法抉择,王皮皮决定暂时不想了,出去走走放松放松心情再来烦心这件事。但是他刚跟旅游团到了某地,某地就爆发战乱,王皮皮长这么大除了在电视、电影里看过枪炮子弹乱飞,还没在现实中体验过这种感觉,简直要吓死了,二话不说赶紧给二老打了电话。


王耀和阿尔弗雷德接到王皮皮的电话后,大惊失色,马上召开安理会要求交战双方暂时停火。王耀又联系当地大使馆租了一辆大型邮轮去接人,顺手也救助了不少兄弟国家的人民。


王皮皮登上邮轮后才终于放下心,但是邮轮在大海上航行没多久又遇上了装备精良的海盗。因事发突然,大使馆派来的官兵不足以应对这些穷凶恶极的海盗,邮轮被这些海盗船逼停后,众人都惊慌不已,中国官兵让平民们躲进舱内,决心与这些海盗们决一死战时,海面上突然传来高音喇叭喊出的嚣张声音:


“这里是美/国海军,HERO率领舰队前来护航,给你们三秒钟从那艘邮轮跟前撤离,否则HERO立刻送你们去地狱。”


王皮皮一听是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不禁喜笑颜开,阿尔弗雷德因为满世界建基地没少被王耀吐槽,说他穷显摆,但是现在看来还是挺有用的。


赶走海盗后,王皮皮被接到阿尔弗雷德的舰船上。阿尔弗雷德让他跟王耀通话报平安后,开始责怪他为什么一声不吭就往外乱跑。王皮皮把这些日子以来一直烦恼的事跟阿尔弗雷德讲出,阿尔弗雷德听后却是哈哈大笑。


“你放心吧,我可以向你保证,我跟你妈只吵架不离婚。”


“那你们能不吵架吗?”


“外星人来的那一天,我们就不吵架了。”阿尔弗雷德认真的说。


王皮皮小时候可喜欢看美国英雄打外星人的电影了,也相信阿尔弗雷德所说的外星人随时可能到来的话,但是现在他长大了,知道外星人降落地球的概率很小,小到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他双亲能和谐共处的那一天或许是等不到了。


除夕夜,王皮皮跟王耀一边包水饺一边看春晚,几位叔叔和姑姑凑在一起斗地主,一家人和和乐乐气愤极好。王皮皮听到电视里一直在说‘团圆’这个词,心里不免有些触动,他找了个借口溜到屋外,给阿尔弗雷德打了电话。


“爸爸,明年你来北京跟我们一起过年,行吗?”


“亲爱的安迪,我现在需要你帮一个忙,如果你能做到,我就考虑你的建议。”阿尔弗雷德在电话里神神秘秘的说。


“需要我做什么?”王皮皮兴奋的问。


“帮我打开大门。”


王皮皮愣了一下,突然就明白过来,他欢天喜地的穿过院子,拉开朱红色的大门。


阿尔弗雷德站在门外,灯笼红彤彤的光打在他脸上,让他看起来也喜庆极了。


王皮皮悄悄把阿尔弗雷德带回客厅,王耀正从厨房端了一盘蒸好的饺子出来,见到阿尔弗雷德不禁呆住。


“除夕快乐。”阿尔弗雷德微笑着说,“我来团年了。”


王耀对王皮皮使了眼色,“去添双筷子过来。”


王皮皮喜滋滋的应了后钻进厨房,阿尔弗雷德想用手去捡一个饺子尝尝味道,王耀赶紧用手肘捅了他胸口一下。


“先洗手!”


阿尔弗雷德不情愿的说道:“那你喂我好了。”


“我的手也不干净。”


“没关系,我不嫌弃。”


王耀颇为无奈地看了他一眼,王皮皮嘴馋的性子也一定是遗传自这个可恶的美国佬。他用手拈了一个饺子送到阿尔弗雷德嘴里,阿尔弗雷德趁势在他手指上轻咬了一下,恰好王皮皮这时拿着筷子出来了,一脸纯真的看着他们。


王耀一下子又想到以前在联合国发生的囧事,不禁烧红了脸。自那件事发生后,只要有王皮皮在的地方,他一定要跟阿尔弗雷德保持至少半米的距离,生怕又被王皮皮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事。


吃过年夜饭后,王家人都安安分分的坐在沙发上看春晚了。王皮皮这个时候却发现他的双亲不见了踪影,他有些好奇,想到处去找找看,濠镜叔叔却拉住了他。


“你之前不是想跟我学赌吗?我现在教你怎么样?”


王皮皮一听大喜,哪里还记得找人的事,乖乖坐在王濠镜身边学习起来。


“你胆子倒不小,不怕大哥知道后找你算账。”


王嘉龙一如既往的语气冷淡。


“只要湾湾不说,大哥就不会知道。”


“我又怎么啦,我又不是那种大嘴巴的人。”王晓梅不悦的撇着嘴。


“无所谓了,反正我是为了大哥。他即使知道了,也不好意思责怪我。”


王濠镜笑着揉了揉王皮皮的脑袋,然后从衣兜里取出一副扑克,煞有介事的向他讲解赌术奥秘。


评论(55)
热度(830)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