媳妇:淮南

【联五】玛丽苏与玛丽苏(番外)

第一章

链接走评论。

 

(APH)死无对证(02)

独眼龙见没有人应声或是举手后便迫不及待地宣布了本田菊在这场角逐中获胜。本田菊让手下抬了个大箱子进来,打开后露出塞满了的金币,在幽暗的室内也能衬着壁上的火光闪闪发亮。不少人看直了眼,他们以前从未见过这么多诱人的黄金,这次算是开了眼界。本田菊一抬手,手下人便把箱子合上了,独眼龙从箱子上收回视线嘿嘿笑了两声后让手下把阿尔弗雷德从木桩上卸了下来。两方人手走近后正待各取所需,远处忽隐约传来沉闷声响,众人刚竖起耳朵分辨,第二声响动便已逼近,那是炮弹炸裂的声音。伴随着场外的沉闷巨响,场内众人感觉脚下一阵摇晃,墙缝里的石灰蹭蹭往下掉,扑灭了火龛里的烈焰。

本田菊心知事情有变,刚欲有所指示,脖子上紧贴着的冰冷...

 

【黑三角】穿阿迪达斯的小魔王(中)

01
离开莫斯科后,王耀便将关于伊万的记忆封存,但偶尔回想起莫斯科的留学生活时,穿着山寨阿迪达斯的斯拉夫小混混也会混杂在那些琐碎的记忆中重新干扰他宁静的心,他不得不一次次粗暴地掐断回忆,让小混混远离他的新生活。直至此次重回莫斯科,触景生情的他才放纵自己在不愿回想的记忆里滞留了一段时间。

"后面的车一直跟着我们。"光头大鼻子司机突然疑惑地说。

王耀降下车窗,从窗口探出脑袋往后看。跟在出租车后面的宝马汽车是七年前生产的型号,但保养得当,看起来还"崭新如初"。王耀认出来这正是他在母校门口见到的那辆汽车。

阿尔弗雷德问王耀司机说了什么,王耀没有立刻回答他,

 

【黑三角】穿阿迪达斯的小魔王(上)

金钱善终,红色主戏份。常设。

莫斯科的秋季一如既往地五彩斑斓,干净澄澈的天空,自在漂浮的白云,神圣梦幻的洋葱顶教堂,格调非凡的城市建筑,以及街头、公园随处可见的金色树冠......从荒无人烟的地方到城市中央,秋天的存在痕迹如此清晰而美丽,丝毫未被人工雕琢的美掩去它的真实和自然。

王耀喜欢俄罗斯的城市,正是因为它保留了强烈的斯拉夫风格的同时又懂得如何与自然和谐共处。王耀对中国人常去的热门景点兴趣不大,在莫斯科留学期间,他已经完成了对这座城市的探访工作,但是初来乍到的阿尔弗雷德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王耀不得不陪他重走一遍那些与记忆中的印象完全没有偏差的景点。终于他们的来到了此行的最后一站—

 

【黑三角】平行线(08)

代发 @泠 的文章。

世界+
艾伦在床上睡不着,又怕乱动会惊醒同床的人,只好瞪着眼睛望着天花板。

艾伦梳理这短短穿越过来的几天里发生的所有事,惊讶的发现短短六天他体会到了在原来世界里求之不得幸福感和满足感,但想到白天发生的事情后又有些怅惘,维克多的话直接揭开了那个残忍的事实,他毕竟是要回到原来世界的,而他也必须要离开王耀,这个给予他童话记忆的男人。

艾伦突然有一个奇怪的想法:他想告诉王耀自己的真实身份,把自己的存在告诉他,至少自己能在他的世界里留下一抹痕迹。但很快他就否决了这个想法,王耀还是不要知道他的存在比较好,并自作主张的认为如果对方留有关于自己的记忆那他往后会对自己念念不忘,徒增痛苦...

 

【黑三角】平行线(07)

代发 @泠

世界-
奥利弗拖着卢西清扫完现场才返回车上,后者刚坐定便饶有兴趣的看着后座诡异的三人:“艾伦”明显想跟王黯套近乎,身体不住地往那边侧,扯着些不着边的话题;“维克多”勾住王黯,满脸阴郁的将人往自己怀里勾,同时抵住“艾伦”的肩膀,占有欲十分明显;王黯到是一如既往的护主,满脸戒备的盯着“艾伦”,将“维克多”紧紧的护在身后,(其实空间本来就不多,三人几乎是贴一起的状态)随时准备应对突发情况。

随后车内的安全警报就响了起来,卢西这才悻悻的转过身去坐好绑上安全带,突然从后座飞来一步掌上电脑,阿尔弗雷德示意他赶紧把那辆共享汽车的信息销毁掉,免得留有后患,伊万又加了一句还要赔他们的行李和自己...

 

【黑三角】平行线(06)

 代发 @cold 写的平行线。
 世界+

艾伦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在梦中,他回到了那个课堂,身旁的短发男孩听完死对头的演讲后起身反击,抢了自己的风头,而在这番义正言辞的言语后,两人却一起消失了,再次见面时已然是兵戈相见,那番话语湮灭在了时空中;他还梦见那条巷道,自己匆忙赶到看到的是奥利弗和弗朗索瓦满身是血的相互扶持,两人的异能也在那里同时觉醒。在关岛登记时才知道奥利弗因为他父亲政治上的失意才会被仇敌堵在巷子里围攻,而平时一向与他不对付的弗朗索瓦竟然毫不犹豫地加入混战,即使事后两人依旧互相看不顺眼;他甚至还梦见自己的父亲,那个因飞机失事而葬身海底的政客,为了打败政敌,半推半就地让自己觉醒了异能,...

 

【黑三角】平行线(05)

代发@cold 的第五章。

世界-

好在伊万不是一般的孩子,不需要去纠结成绩到底是C还是A这种一般孩子要想的问题。反应过来王黯不想让刚才的破事令自己受刺激才借此转移话题后,伊万快速组织了语言,准备用“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子非我安知我不知鱼之乐”来回答。

急促的手机提示音响了起来,及时打断伊万注定会得D的回答,王黯接通电话后罗德里赫焦虑的声音传了过来:“王,情况有变。”

“怎么了?”王黯转向伊万看不见的方向问。

“三小时前史蒂夫前往马来西亚,我们在那里的分部几乎被捣毁殆尽,阮氏玲受重伤。接着就接到弗朗索瓦前往了基辅捣毁了该分部的消息,所幸托里斯他们因为提前接到阮氏玲的信号所以伤亡很小。这...

 

【黑三角】平行线(04)

代发天使@cold 久违的第四章。

伊万小心的往旁边瞟了一眼,看见王黯的姿势依旧没变后,心虚的再次把目光投向窗外。

此时伊万的心情跟外边的云朵颜色一样茫然,他看得出来王黯没在气头上,但这具身体在伊万说出那番话后,他的人生中竟久违的出现了羞愧的感觉,伊万尽力想摆脱这种感觉却无济于事。

暗暗在心中痛骂维克多的“妻管严”让自己不得安生,伊万就这样如坐针毡的历经几小时后熬到飞机抵达目的地。刚下飞机伊万就抢先拿过两人的行李,希望心中那份挥之不去的羞愧感能消停一些。

真希望能发生其他的事把这件事盖过去。一路上伊万都在这样想,然而不管是安检人员还是空姐的服务这一次却好的出奇,就连飞机上的乘客似乎是在...

 

【黑三角】千禧纪事(下)


  阮氏玲文你和'王耀'是否还要继续手术,'王耀'似乎还不愿意,你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他不愿意让你一个人承担不属于你们任何人的命运。但你告诉他,你们俩之间必须得有一个人获得安宁,鉴于外面的人都以为你是王耀真身,所以'王耀'比你更适合回归平淡。
  
  '王耀'在你的劝说下终于松了口,他说:"你不像是王耀的影子,你有很多自我意识。"
  
  阮氏玲重新给你们俩注射了麻醉剂,这一次'王耀'没有再收回那些不属于他的记忆,但是你能从记忆的交接中感受到他的痛苦,他已经和那段记忆共生了太久,痛苦也罢欢乐也罢,那些都已经成为他生命的一部分,难以割舍。就像你要将和'父母弟妹'相处的美好时...

 

© 缘见 | Powered by LOFTER